《中国慈善家》邵亦波:不佩服企业家了

发表时间:2018/10/9   来源:《中国慈善家》   作者:
[导读] 宏观来看,我们内心的发展与外部世界的发展完全没有同步,甚至在背道而驰。我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人内心的快乐和满足没有特别大的提高,甚至在下降。美国青年的自杀率在不断升高,大都市人焦虑、忧郁也越来越普遍。我做这个基金就是想帮助更多人去发现自我,然后从中找到自由、满足和快乐。

张玲

整个社会更关注外部发展

《中国慈善家》:你出资1亿美元创办投资基金的这个想法,有一个怎样的酝酿过程?

邵亦波:微观来说,我身边有太多的人,不管成功与否,都在受煎熬。很多时候,你都猜不到,这些非常成功的人内心会有那么多的煎熬和不快乐。

宏观来看,我们内心的发展与外部世界的发展完全没有同步,甚至在背道而驰。我们的物质生活条件不知道好了多少倍,但人内心的快乐和满足没有特别大的提高,甚至在下降。美国青年的自杀率在不断升高,大都市人焦虑、忧郁也越来越普遍。我做这个基金就是想帮助更多人去发现自我,然后从中找到自由、满足和快乐。

《中国慈善家》:太注重外部的发展会给人类带来怎样的后果?

邵亦波:物质的发展,当然不是很坏的事情,但很多公司是把利益最大化,增速最大化。在利益驱动下,可能会做很多对用户不好的事情,像一些游戏、社交网络,对青少年有很多不好的影响,我觉得跟“新的鸦片”没有太大的区别。现在有些企业是先害了很多人,然后企业家再拿赚的钱去帮人,而且害人的效率很高,帮人的效率很低。

现在大多数的公司和慈善机构,产品或服务都是为了满足人类外在的、物质的需求。即使是做教育的,也大多注重学科教育,如数、理、化,还是外在的。连健康机构也很少照顾到内心的健康,主要着重于外在的身体功能。但是人内心的平和与快乐,基本上没人注重这件事。


现在人类外在的能力越来越强了,纳米技术、军事能力、AI等等,我们有很强的调整人类基因的本事,很多科技可以很快地改变人类的社会结构,如果人的智慧和心灵的成长不同步进行,我们很有可能会毁灭自己。而如果我们能用更高的智慧和心靈去支配我们越来越强大的外在能力,我们可以创造一个新的世界,更多的快乐、爱和满足。

《中国慈善家》:现在你比较佩服的企业家是谁?

邵亦波:今天我不佩服企业家了。一些灵修的老师我蛮尊敬的。从慈善家的角度来说,我最敬佩的是DFS(环球免税集团)的创始人Chuck Feeney,他从几十年前就开始做慈善,基本上都是匿名捐赠,他要求接受捐赠者守口如瓶,如果向外界透露消息,资助将会停止。他已经捐掉了大概80亿美金。

《中国慈善家》:如何理解人类的心灵成长?

邵亦波:如果人的心灵状态是从0到10,大多数人活在4、5的状态,他们能够正常上班、做父母,有很多焦虑但能够正常活下去。有一些人的心生病了,得了抑郁症,心灵状态变成2或者3,就需要去看医生了,怎么能把这些人恢复到4或5的状态是当务之急。但是原本是4或5的人,我们也希望能帮他们去开放心灵,成长到7、8甚至9。

很多人在与世界接触、积累技能和本事的过程中,原本自由快乐的心灵,渐渐被包裹起来了,之后的追求就变成了车、房子、银行账户里更多的钱等等。拥有支撑生活的技能和本事之后,人的内心其实还可以继续朝上走,这是一个螺旋上升的过程,在另一个层面回到人本真的地方。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中国慈善家》2018年5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