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发表时间:2018/10/12   来源:《祖国》   作者:
[导读]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66天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共60万名指战员协同作战,在以江苏徐州为中心,东起江苏海州、西到河南商丘、北始山东临城(现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将80万国民党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共歼敌55.5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两大地区,史称“淮海战役”(国民党把这场战役命名为“徐蚌会战”)。

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66天时间里,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共60万名指战员协同作战,在以江苏徐州为中心,东起江苏海州、西到河南商丘、北始山东临城(现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将80万国民党军队打了个落花流水(共歼敌55.5万余人),基本上解放了长江以北的华东和中原两大地区,史称“淮海战役”(国民党把这场战役命名为“徐蚌会战”)。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进行的第二个战略性进攻战役,也是三大战役中解放军牺牲最多、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经此一役,蒋介石在南线战场上的精锐部队损失殆尽。国民党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和上海已在解放军的直接威胁之下。

当淮海战役胜利的喜讯传到莫斯科后,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情不自禁地说:“60万胜80万,这不仅是中国革命战争史上的奇迹,也是世界战争史上的奇迹!”

为确保徐州,蒋介石调兵遣将

1948年9月24日济南战役结束后,敌徐州“剿总”刘峙集团开始收缩兵力,至10月底,其4个兵团、2个绥靖区、25个军,约60万人的兵力,分布在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和津浦两条铁路线上,企图阻止我军南下。其部署是:第7兵团(黄百韬)在新安镇地区;第 13 兵团(李弥)在徐州以东地区;第2兵团(邱清泉)在黄口、砀山地区;第16兵团(孙元良)由郑州撤往蒙城;第9绥靖区(李延年)在海州;第3绥靖区(冯治安)在韩庄、台儿庄地区;第4绥靖区(刘汝明)在商丘;第1绥靖区(周岩)在淮阴。这一部署的特点是,重兵密集,便于机动,增援迅速。

1948年9月25日,中央军委批准华东野战军进行淮海战役的建议。10月11日,毛泽东提出了关于淮海战役的作战方针,要求华东野战军,第一步集中兵力,歼灭第7兵团,完成中间突破;第二步歼灭海州、连云港地区之敌;第三步在两淮地区作战。并要求中原野战军主力部署攻击陇海路郑徐段,牵制第16兵团、不使其东调,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为了全歼第7兵团,并迷惑敌军,使其不能迅速判明我军的主攻目标,毛泽东根据敌军部署特点,进一步指示华东野战军要用一半以上兵力担任牵制、阻击任务,并从南北两面及西面威逼徐州。这样就能达到争取较多时间,全歼第7兵团。

10月中旬,中原野战军派第2纵队向江汉、第6纵队向宛西行动,吸引白崇禧主力第3兵团(张淦)向南,第12兵团(黄维)向西,以配合郑州战役。10月20日,我中原野战军主力四个纵队发起郑州战役,残敌万余人,郑州、开封很快解放。根据全国战局的发展和中原、华东战场的敌情变化,11月1日,中央军委确定由陈毅、邓小平统一指挥中原野战军与华东野战军进行淮海战役。这样,我军能够参战的部队,计有华东野战军十五个步兵纵队、一个特种兵纵队,中原野战军七个纵队,加上地方部队,共有六十多万人。

1948年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后,蒋介石害怕徐州各部重蹈卫立煌集团全军被歼之覆辙,为确保徐州,巩固江淮,以屏障南京,于11月4日,决定将刘峙集团主力收缩到津浦路徐蚌段两侧守备,企图以徐蚌段为轴心,各机动兵团分布在该段两侧地区,以攻势防御阻击我军南下,必要时撤到淮南,确保南京,并于6日按此计划调整部署。同时,调华中“剿总”所属之第12兵团至太和、阜阳地区,相机东援。


中央军委决定组成淮海战役总前委

根据中央军委首先歼灭第7兵团、切断津浦路徐蚌段、孤立徐州的计划,华东野战军决定以七个纵队分割围歼第7兵團于新安镇、阿湖地区;以八个纵队担任阻援任务,其中以三个纵队南北对进,牵制、阻击第13兵团东援,割裂第7、第13两兵团之联系,以山东兵团指挥三个纵队歼灭第3绥靖区之敌或促其起义,尔后渡过运河,直插徐州以东,以牵制敌第13兵团,阻击徐州之敌东援,以两个纵队从西北面威胁徐州。中原野战军主力四个纵队由睢县、柘城地区东进,求歼商丘地区之敌第4绥靖区,尔后攻占宿县,切断津浦路徐蚌段,完成对徐州的战略包围,并调第2、第6纵队至淮海战场阻击敌第12兵团。

华东野战军按计划于11月6日夜间发起淮海战役,各部队向预定目标开进,发现敌人正在收缩,当即转入追击。敌第7兵团因等海州第44军西撤,推迟至7日西开,而第13兵团已按计划离开徐东,准备调往灵璧。11月8日,敌第3绥靖区副司令张克侠、何基沣(两人均为中共地下党员)率三个半师2.3万余名国民党官兵起义,为解放军打开了进攻国民党徐州“剿总”部队的通道。随后,我山东兵团顺利地南渡运河,越过该部防区,直插徐州以东地区。刘峙发现我军多路向徐州逼近,判断我将东西夹击徐州,十分恐慌,当即改变原来撤至徐蚌两侧的计划,决定调第2、第13、第16三个兵团,星夜向徐州集中,坚守徐州。同时,蒋介石决定调杜聿明回徐州“剿总”任副总司令,并以李延年率第9绥靖区机关在蚌埠组建第6兵团,第4绥靖区改为第8兵团,与第6兵团协同动作,沿津浦路两侧向宿县推进,并担任固镇、宿县之间的守备。

中央军委根据战场形势的变化,于11月9日夜间,要求华东、中原野战军“应极力争取在徐州附近歼灭敌人主力,勿使南窜”,定下了全歼敌刘峙集团于徐州地区的决心。11月10日,山东兵团主力歼灭了第7兵团西撤的先头师,切断了该敌的退路。11日,华东野战军将敌第7兵团合围于碾庄地区。为全歼第7兵团,我军调整了部署,华东野战军以山东兵团挨近第4、第6、第8、第9、第13纵队及特纵炮兵大部攻歼敌第7兵团,以第7、第10、第11纵队阻击徐州东援之敌,由东南面逼近徐州,侧击东援之敌,以第1纵队为预备队。陈毅、邓小平当即指挥中原野战军主力及华东野战军第3和两广纵队转入徐蚌段作战,其中以第4纵队、华东野战军第3纵队和两广纵队由西南面、冀鲁豫军区两个独立旅由西北面威胁徐州,以第3纵队及第9纵队一部攻击宿县,第9纵队主力南下阻击敌第6、第8兵团北援,第1纵队为预备队。

11月15日夜,中原野战军攻占宿县,歼敌一个师,切断了敌徐州与蚌埠间的联系,完成了对徐州的战略包围。党中央考虑到此役是南线空前的大战役,战役如果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全国局面亦可基本上解决。因此,16日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组成淮海战役总前委,以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为常委,邓 小平为书记,统筹华东、中原及冀鲁豫地区前后方的一切事宜。11月12日,我军对敌第7兵团展开猛攻,20日攻占碾庄,22日全歼第7兵团,兵团司令黄百韬自杀。徐州东援之敌遭我顽强阻击,每日只能前进一至二公里,由确山赶来增援的敌第12兵团十一个师,遭到中原野战军阻击,也只进到浍河以南的赵集附近。

……

(本文转载于网络)

(文章原文来源:内容详情请看《祖国》2018年13期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说说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评论>>最新评论 [0 条]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