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药在抗肝纤维化治疗中的疗效

发表时间:2018/4/8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8期   作者:宗婕
[导读] 抗纤维化和抗氧化、抗炎和免疫调节以及抗病毒治疗都属于肝纤维化的治疗中。

(榆中县第一人民医院药剂科  甘肃兰州  730100)
  【摘要】目的:中医药在抗肝纤维化治疗中的疗效。方法:选取2016年5月~2017年5月收治的92例慢性乙型肝炎肝纤维化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两组,每组各46例,常规组患者实施常规的护肝以及西药恩替卡韦抗病毒治疗,基于常规治疗,让实验组患者服用安络化纤丸,对比两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和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情况和肝功能指标情况。结果:治疗后,常规组的治疗总有效率为78.2%,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效率为91.3%,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同时,实验组的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情况和肝功能指标情况明显优于常规组,对比两组,差异显著,P<0.05。结论:在抗肝纤维化治疗中,采用中西医的联合治疗,可保障临床疗效,因此可广泛推广和应用。
  【关键词】中医药;抗肝纤维化;治疗疗效
  【中图分类号】R2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08-0139-02
  抗纤维化和抗氧化、抗炎和免疫调节以及抗病毒治疗都属于肝纤维化的治疗中。在实际中,很多患者服用了抗病毒药后,极易出现肝硬化的情况,为了防止这一情况发生,可联合应用到安络化纤丸以及恩替卡韦,本文针对此作了相关的探讨。
  1.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5月—2017年5月收治的92例慢性乙型肝炎肝纤维化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两组,每组各46例。常规组:男性22例,女性24例,年龄26~54岁,平均年龄为(43.36±14.31)岁。病程为2~14年,平均病程为(7.44±5.28)年。实验组:男性26例,女性20例,年龄28~56岁,平均年龄为(44.28±14.29)岁。病程为3~12年,平均病程为(7.21±5.34)年。比较两组的一般资料,无显著差异,P>0.05,可进行组间比较。
  1.2 方法
  结合患者具体的转氨酶情况[1],或者以静脉滴注的方式注射还原型的谷胱甘肽注射液或者复方甘草酸苷注射液,一个月之后不再输液,予以患者50mg复方甘草酸苷片,3次/d。而后再给患者实行恩替卡韦分散片的抗病毒治疗[2],基于以上治疗,让患者口服安络化纤丸,6g/次,2次/d。
  1.3 观察指标和疗效判定
  对比两组患者的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情况和肝功能指标情况以及治疗总有效率。无效:患者的临床体征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甚至病情加重。有效:患者的临床体征稍显好转。显效:患者的临床体征改善显著。
  1.4 统计学分析
  把所收集到的数据纳入SPSS21.0进行数据分析,以(x-±s)和(%)表示计量与计数资料,t检验与卡方检验差异,用P<0.05表示差异明显。
  2.结果
  2.1 对比两组患者的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
  实验组患者的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明显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见表1。
  2.2 对比两组患者的肝功能指标
  治疗后,实验组的肝功能指标明显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见表2。


  
  
  2.3 对比两组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
  治疗后,常规组:10例患者治疗无效,20例患者治疗有效,16例患者治疗显效,治疗总有效率为78.2%,实验组:4例患者治疗无效,22例患者治疗有效,20例患者治疗显效,治疗总有效率为91.3%,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
  3.讨论
  肝纤维化是乙型肝炎病毒不断的在肝细胞内复制,病毒产生的抗原刺激宿主的免疫系统,不断地对感染肝细胞进行攻击,导致肝细胞坏死和变性以及受损,将抗损伤的修复机制进行启动,一旦激活了抗损伤机制,会持续的聚积细胞外机制,对纤维间隔形成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3],并扩展于假小叶方向,这一抗损伤以及损伤的修复纤维化模式,在慢性肝病多个阶段贯穿,可推动肝硬化的形成[4]。
  在本文的研究中,选取92例慢性乙型肝炎肝纤维化患者为研究对象,常规组患者实施常规的护肝以及西药恩替卡韦抗病毒治疗,基于常规治疗,让实验组患者服用安络化纤丸。从最终的研究结果来看,治疗后,常规组的治疗总有效率为78.2%,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效率为91.3%,实验组的治疗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同时,实验组患者的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明显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另外,治疗后,实验组的肝功能指标也明显优于常规组,两组差异显著,P<0.05。这代表,通过实行西药恩替卡韦抗病毒和安络化纤丸的联合治疗,能够显著地提升患者的治疗总有效率,改善患者的肝功能指标和肝纤维化血清学指标[5]。
  总而言之,抗肝纤维化治疗应用到中西药,有非常高的临床价值,非常显著的临床疗效,可广泛地推广于临床。
  
  【参考文献】
  [1]张伟,代晓朋,于虹等.用于筛选和评价抑制Ⅰ型胶原α1链基因表达的抗肝纤维化药物双报告基因系统的构建及其有效性鉴定[J].中华肝脏病杂志,2014,22(10):747-751.
  [2]孙晓倩,黄娜娜,窦立雯等.柴胡醇提物抗肝纤维化药效及伴随毒副作用研究[J].世界科学技术-中医药现代化,2016,18(8):1353-1361.
  [3]周艾强,陈阳术.细胞自噬影响实验性大鼠肝纤维化进展的分子机制以及药物抗肝纤维化的作用研究[J].广东医学,2017,38(15):2280-2283.
  [4]牛雪花,华海涌,郭文建等.晚期血吸虫病抗肝纤维化治疗临床路径的实施效果观察[J].中国血吸虫病防治杂志,2017,29(4):475-477.
  [5]付奔,吴茂诚,丁力等.13-乙酰甲氨基取代苦参碱衍生物的合成及其体外抗肝纤维化活性[J].药学服务与研究,2017,17(2):102-104.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