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脑-肠-菌轴”理论探讨陈慈煦教授脾胃病用药思想

发表时间:2018/4/9   来源:《心理医生》2018年8期   作者:刘杰民1 古娟2 钟日君2 雷贵玥2 李志远2 蔺
[导读] 贵州省首批名老中医陈慈煦教授,悬壶济世、惠泽黔州50年,诊治患者数十万。
(1贵州省人民医院  贵州贵阳  550002)
  (2贵阳中医学院  贵州贵阳  550002)
  (3湖南中医药大学  湖南长沙  410208)
  (4湖南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湖南长沙  410007)
  【摘要】陈慈煦教授在治疗脾胃病时,用药以轻、灵、平、和为要,每获良效,现代医学关于“脑-肠-菌轴”理论越来越受到临床的认可,而通过现代药理研究发现,陈老的用药思想与此理论相合,从而印证了陈老用药的科学性。
  【关键词】脑-肠-菌轴;陈慈煦;脾胃病;用药思想
  【中图分类号】R256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8231(2018)08-0330-02
  Discuss the Spleen and Stomach Disease Medication Ideas of Professor Chen Cixu Based on the Theory of "Brain Intestinal Bacteria Axis"
  Liu Jiemin1, GU Juan2,Zhong Rijun2, Lei Guiyue2,LI Zhiyuan2,Lin Xiaoyuan3,4
  1.Guizhou Provincial People's Hospital,Guiyang 550002,China; 2.Guiyang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Guiyang 550025,China; 3.Hu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Changsha 410208,China; 4.The First Hospital of Hunan University of Chinese Medicine, Changsha 410007,China
  【Abstract】Professor Chen Cixu in the treatment of spleen and stomach disease, medication in light, spirit, flat, and peace to be, every good effect. The theory of "brain intestinal bacteria axis" is becoming more and more clinically recognized in modern medicine.Through modern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it is found that Chen Lao's medication ideas coincide with this theory, which confirms the scientific nature of Chen Lao's medication.
  【Key words】Brain intestinal bacteria axis; Chen Cixu; Spleen and stomach disease; Medication ideas
  贵州省首批名老中医陈慈煦教授,悬壶济世、惠泽黔州50年,诊治患者数十万,开具处方时既强调辨证论治,治病求本,又强调用药灵活多变,用药轻灵。陈老治疗脾胃病用药刚柔相济,往往用药以小剂量而收奇功,极少用峻药猛剂损伤脾胃之气。现代医学提出的“脑-肠-菌轴”理论越来越受到临床的重视,已成为目前研究的热点。课题组发现陈老的用药思想与该理论相合。简述如下。
  1.“脑-肠-菌轴”理论
  脑肠轴是将情感、认知、中枢神经系统与肠神经系统和免疫系统相联系的双向交通通路。现代医学认为,脑肠交互作用通过脑肠轴使信号双向传入,将大脑的情感、认知中枢与胃肠道功能相联系。人类具有这样或那样的情绪体验,是由外部环境刺激作用于中枢神经系统的结果,并通过脑肠轴的影响而引起不同的脑肠肽反应来改变胃肠活动。研究表明,功能性胃肠病是一种中枢及外周等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疾病,脑肠肽作为调节胃肠运动和感觉功能的重要因素,与功能性胃肠病的发生、发展有着必然的内在联系。因此,脑肠轴失衡是导致功能性胃肠病患者对各种应激的反应增强,胃肠运动障碍和内脏敏感性增加的主要因素,是功能性胃肠病病理机制的通路[1]。
  近年来,研究发现人类肠道菌群是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所包含的细菌种类和数量庞大,并对人类的健康和疾病产生重要作用,肠道菌群对肠黏膜免疫系统的形成具有主要作用[2]。随着研究的逐步深入,人们认识到肠道菌群在脑-肠轴双向调节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因此提出脑-肠-菌轴(Brain-gut-enteric microbiota axis,BGMA)理论。“脑-肠-菌轴”理论越来越受到临床的重视,已成为研究的热点。脑-肠-菌三者之间并不是孤立存在,而是相互影响。肠道脑-肠-菌轴参与维持机体的稳态,调控胃肠道运动、感觉及分泌功能,进而影响能量代谢等一系列生理过程。肠道菌群通过一系列神经内分泌、免疫及神经信号传导等各种途径影响脑-肠轴的活动,从而可能引起认知及行为方面的异常[3]。
  2.陈慈煦教授脾胃病用药思想
  陈老认为脾胃居中焦,对三焦有斡旋之功;人虽有五脏六腑,但脾胃为脏腑之基。

《灵枢·五味篇》云:“胃者,五脏六腑之海,水谷皆入于胃,五脏六腑皆禀气于胃”。脾胃是机体的枢纽,脾健则四脏皆健,脾衰则四脏亦衰。并提出:“上损,下损,治取中”的治疗原则和策略。即无论五脏六腑之虚,皆从脾治,突出了调治脾胃的重要性。陈老依据自己的临床经验,创立了胃康I号治疗脾胃虚弱之证、胃康Ⅱ号治疗胃阴不足之证、胃康Ⅲ号治疗肝郁脾虚之证,各方药应用,补益脾胃,扶正祛邪,调和气血阴阳,临床应用疗效确切。陈老喜用党参、黄芪、茯苓、白术等健脾、益气之药;善用柴胡、陈皮、升麻等疏肝理气之品;好用延胡索、丹参行气活血、缓急止痛;白芍养血敛阴,柔肝缓急等药物。诸药灵活配伍,疏中有补,补而不腻,散中有收,收而不滞[4];补中有疏,升中有降,有散有敛,相反相成;理气兼有活血,养血兼有敛阴,相辅相成。
  3.陈慈煦教授用药思想的“脑-肠-菌轴”理论依据
  祖国医学历史久远、源远流长,经过数千年的临床实践,形成了独特的理论体系。尤其是整体观念,天人合一,形与神俱思想,及对疾病的认识中产生的正邪交争、阴阳失调及气机失常等理论,并由此而建立起来的立法方药,如扶正祛邪,调节阴阳等,均重视机体的平衡、体现了整体观。现代研究发现肠道菌群也存在平衡,从宏观角度来看,两者具有惊人的相似性。由于历史的局限性,当初陈老在诊病用药时,并不知晓“脑肠轴”学说存在,而“脑-肠-菌轴”理论尚未形成,但陈老对于疾病的认识紧扣中医理论,并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遣方用药,与当前通过调节和干预肠道菌群进行疾病的治疗不谋而合,现代医学的研究结果则印证了陈老治疗脾胃病用药思想的合理性和科学性。
  现代药理学研究发现,陈慈煦教授喜用的补益脾胃中药可以调节脑肠肽的变化,改变胃肠运动功能,还可以影响肠道菌群的变化,其对肠道有利菌群作用更加明显,而当有益菌群增加时,致病菌群也必然受到影响。邹百仓等[5]研究发现,党参、黄芪、白术等单味健脾益气药物,能调节机体5-HT、SP、VIP、CCK、CGRP等脑肠肽的变化。近来研究还发现,其可促进双歧杆菌增殖,则与增加乙酸代谢,促进双歧杆菌定植能力的增强有关[6]。陈琛等[7]用党参、白术、黄芪等补气类中药汤剂灌服小鼠,通过与灌服前比较,其中乳酸杆菌、双歧杆菌数量增加,肠球菌数量减少。也有研究发现,具有调节肠道菌群作用的黄芪、白术、党参等补益类中药中的皂苷、多糖和黄酮等通过与肠道菌群的多靶点多途径的作用,进而调整菌群构成而达到平衡肠道微生态的目的[8-10]。此外,孟良艳等[11]研究发现,茯苓、白术可调整衰老小鼠肠道菌群,延缓衰老。对辐射引起的动物胃肠道菌群失调具有调节和改善功能,并对大鼠肠道菌群ERIC-PCR指纹图谱有明显调节作用。丁维俊等[12]发现,陈皮、白芍、白术通过多途径调控胃肠动力障碍及肠道菌群失调。而黄芪、白术等益气健脾药,配以陈皮、柴胡、升麻使用,由于其成分中含有大量糖类、苷类等化学成分,可明显增加乳酸杆菌、双歧杆菌、枯草芽孢杆菌的数量[13-14]。以上诸多研究表明,陈老治疗脾胃病的用药思想与“脑-肠-菌轴”理论相一致。
  综上所述,我们应该继续挖掘和整理陈老的经验方药,继承和发扬陈老的学术思想,让其宝贵的学术成就薪火相传,使更多的患者获益。
  
  【参考文献】
  [1]李宁宁,方秀才.脑-肠轴在肠易激综合征发病中的作用[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2013,22(2):163-166.
  [2] Chen XL. Ren HY.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gut microbiota and intestinal immune system[J].Chin J Gastroenterol Hepatol,2014,23(11):1245-1248.
  [3]陈立亚,刘畅,汪芳裕.肠易激综合征与肠道微生态及脑-肠轴关系的研究进展[J].胃肠病学和肝病学杂志,2017,26(5):491-495.
  [4]刘杰民,蔺晓源,胡浩,等. 腹安汤对腹泻型肠易激综合征大鼠T 淋巴细胞亚群的影响[J].辽宁中医杂志,2010,37(10):2061-2062.
  [5]邹百仓,董蕾,戴社教.肠易激综合征模型内脏敏感性的脑-肠轴机制研究[J].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2012,33(1):91-94.
  [6]宋克玉,江振友,严群超,等.党参及茯苓对小鼠肠道菌群调节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1,2(27):142-145.
  [7]陈琛,江振友,宋克玉,等.中草药对小鼠肠道菌群影响的实验研究[J].中国微生态学杂志,2011,23(1):15-17.
  [8]孙立群,梁金花,高月娟.探讨纳米级中药黄芪对溃疡性结肠炎大鼠肠道菌群失调的调整作用[J].中国中医急症,2012,21(8):1263-1265.
  [9]王斌,魏连刚,徐大超,等.基于PCR-DGGE方法探讨益脾止泻汤对溃疡性结肠炎患者的微生态调节[J].中医药学报,2016,44(5):24-27.
  [10]鄢伟伦,王帅帅,任霞.白术对小鼠肠道菌群调节作用的实验研究[J].山东中医杂志,2011,30(6):417-419.
  [11]孟良艳,陈秀琴,石达友,等.四君子汤对脾虚大鼠肠道菌群多样性的影响[J].畜牧兽医学报,2013,44(12):2029-2035.
  [12]丁维俊,周邦靖,翟慕东,等.参苓白术散对小鼠脾虚模型肠道菌群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6,29(8):530-533.
  [13]彭颖,金晶,杨静玉,等.3种健脾补气方药对脾气虚证大鼠肠道菌群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2008,33(21):2530-2534.
  [14] Parker GC, Rayment NB, Hudspkh BN, et al. Distinct microbial populations exist in the mucosa–associated microbiota of sub-groups of irritable bowel syndrome [J].Neurogastroenterol Motil,2012,24(1):31-39.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项目(No.81560773).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推荐图书 返回栏目 返回首页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