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教协同背景下全科医师的现状及发展

发表时间:2018/5/2   来源:《中国医学人文》2018年第2期   作者:王彦 郭文珊
[导读] 本文对全科医师,尤其是专科层次经过 “3+2”模式培训的全科医师的现状及发展前景进行分析。

河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451191
【摘要】全科医师在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及构建分级诊疗体系中起着重要作用。在国家倡导医教协同背景下,本文对全科医师,尤其是专科层次经过 “3+2”模式培训的全科医师的现状及发展前景进行分析。期望对我省现推进的医学教育改革提供参考。
【关键词】全科医学;医教协同;3+2模式;教育
        全科医师发展背景
        全科医学又被称为家庭医学,它结合预防、治疗、康复及保健为一体,主要面向社区的,具有主动性、应用性、综合服务性的医学学科。1947 年美国成立了全科医师学会,1957 年英国爱丁堡大学医学院成立了全科医学系,开始了全科医师的培养。我国全科医学的开端,是从1989年首都医科大学成立了全科医师培训中心。然而,由于我国医疗卫生发展与欧美等发达国家并未同步,且对医疗要求有很大差别,所以在过去的30年全科医学未受到足够的重视,固全科医学的发展非常缓慢。近年来,我国人民群众生活水平逐步提高,对健康的要求也不断提升。2009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提出,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总体目标:建立健全覆盖城乡居民的基本医疗卫生制度,为群众提供安全、有效、方便、廉价的医疗卫生服务。该文件指出,要完善全科医师任职资格制度,健全农村和城市社区卫生人员在岗培训制度,鼓励参加学历教育,促进乡村医生执业规范化,尽快实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都有合格的全科医生。 教育部、国家卫生计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六部门提出的教研[2014]2号文件《关于医教协同深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改革的意见》,总体目标:到2020年,基本建成院校教育、毕业后教育、继续教育三阶段有机衔接的具有中国特色的标准化、规范化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近期任务,加快构建以“5+3”为主体、以“3+2”(3年临床医学专科教育+2年助理全科医生培训)为补充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体系。在响应国家医疗改革的号召下,我国全科医师也进入到发展的新篇章。鉴于我国医疗人员短缺,要将3年制临床医学专科毕业生,培养成高素质、高能力的过渡时期的全科医师任务非常艰巨。



        3+2全科医生培训在全国范围内的实施情况
        江苏医药职业学院为推进“3+2”全科医师培养,制定出专科生临床医学专业"校院共培、三三分段"的医师培养模式。在3年专科教育中,对学生学习进行三三分段,实施理论、临床教育以及医院见习。再经过2年的培训及继续教育,帮助学员获取助理医师资格证及学士学位证 [1]。首都医科大学招收全国各地的应届高中毕业生,对其进行“ 3+2”助理全科医师培养,得出“3+2”培养模式成效更快,周期更短,能够符合我国现有国情,是转型过渡期的合理过渡模式 [2]。徐州医学院对“3+2”模式培养的学生进行调查,发现大于95%的学生能大部分掌握全科医学的基本理论、基本技能、临床操作以及社区医生服务技能 [3]。重庆市三峡医药高等专科学校对“3+2”人才培养的知识体系进行全新构筑。构建在整个培养过程中的新课程体系——“基础课程平台+专业课模块+医学人文素养模块+创业教育模块”,并强化“后2 年”教育培训的针对性,将“专业人才培养标准、全科医生(住院医生)规培、助理执业医师考纲、本科学历教育融合” [4]。广西医科大学针对全科医师在校期间的教育,建立高素质的医学高等职业教育“双师”型教师队伍,拟遵循“理论够用为度”的原则,对基础医学课程和临床专业核心课程进行系统的整合 [5]。
        河南地区医学专科生的就业与继续教育
        据2014年统计,河南地区社区卫生服务机构数量为1726个,虽然总数较其他省份多,但占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数量的比例为1.69%,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河南的社区卫生服务人员数量少,约为17314,执业(助理)医师约为6352人,平均每万名城镇人员才配备1名执业(助理)医师。河南是全国地区第一人口大省,很多大学院校设有医学相关专业,每年的专科、本科、硕士、博士医学专业毕业生人数众多。通过调查得知,他们总的就业及继续深造率非常高,但就专科层次的医学专业毕业生,从事相关专业或去基层卫生服务机构的机率并不高 [6]。对比专科毕业生的就业与社区卫生服务机构人员缺乏的现状,不难得知,毕业生对社区卫生服务工作并不满意。对于这些已经在基层或者以上卫生服务机构的毕业生来说,毕业后主动进行再教育的人数也不多。而医务人员的基础知识掌握水平及操作技能对疾病的诊治非常重要,所以,这个现象将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到一个地区的整体医疗水平。医疗卫生行业新知识、新技能的更新速度非常快,只有通过不断的学习才能提高自身技能,才能让整体医疗发展不至于落后和退步。那么如何才能扩大社区卫生服务队伍,优化社区卫生人力结构呢。国家对基层卫生服务及卫生人才的继续教育非常重视,2017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意见》提出:促进医学人才供给与需求有效衔接,全面优化人才培养结构。通过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助理全科医生培训、转岗培训等多种途径,加大全科医生培养力度。在响应国家深化医教协同的号召下,河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深化医教协同进一步推进医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实施意见》,指出:加强以全科医生为重点的基层医疗卫生人才培养,持续推进“369人才工程”建设,培养一批“下得去、留得住、用得上”的优秀卫生人才,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和水平。建立完善毕业后医学教育制度,健全继续医学教育制度。综上,针对河南基层卫生机构全科医师少、人员来源杂、素质高低不齐的现状,结合目前临床医学专科毕业生的就业情况,建立稳定的培训基地,制定有效的培训计划,对河南的卫生医疗行业发展非常重要。
        展望
        我国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深化及分级诊疗体系的构建必然让全科医师的需求增加。据《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统计年鉴2014》显示我国的全科医生数量远远不足,2013年我国全科医生总数仅有14万多,在医生总体中占比仅为8%,发达国家的占比均远超于我国,美国约为34%,英国、加拿大约为50%。全科医生可为居民提供连续综合的健康维持、疾病的预防、健康教育、疾病治疗诊断等服务,承担着居民健康的“守门人”职责。在美国,每1个全科医生,可对3000名民众提供合适的医疗服务,在英、德及法国,每名全科医生可服务2000名民众。我国全科医生因来源混杂,能力高低以及职业操守不一,对社区卫生服务质量有着很大的影响。目前尚存在一些常见病、多发病在三甲医院诊治,越是高级的医院病人数量越多,而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形同虚设。全科医生的存在,旨在能够处理常见病、多发病,节省家庭以及国家对医疗的大笔支出。而对于一些不能处理的疑难杂症,则适当引导病人分级合理就医,避免病人盲目看病,从而浪费宝贵的医疗资源。所以不但要扩增全科医师的数量,在全科医师的教育以及就业后的再培训方面也要做出努力。只有如此,才能提高卫生队伍素质和卫生服务水平,推动卫生事业的改革与发展,离我国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才能更近一步。
参考文献
史卫红, 乔学斌, 庄林, 等. 医教协同推进" 3+ 2" 江苏省基层全科医学人才培养示范区建设的实践与思考# br[J]. 中国全科医学, 2017, 20(34): 4289-4293.
申林, 郝佳佳, 辛意, 等. 全科医学 “3+ 2” 培养模式及实施中相关问题的思考[J]. 中国卫生产业, 2016 (18): 141-143.
严文君, 陆召军, 高修银. 徐州医学院 “3+ 2” 农村订单定向专科医学人才培养的现状及探索[J]. 社区医学杂志, 2016 (15): 23-26.
孙萍, 陈地龙. 基于 “3+ 2” 卓越医生教育培养基层全科医学人才[J]. 中国职业技术教育, 2017 (1): 73-75.
谢苇, 吴文其. 3+ 2 卓越医生教育培养的研究与实践[J]. 广西医学, 2015, 37(2): 280-282.
何伟峰, 孟晓红, 马书彬, 等. 医学专科毕业生就业现状与对策研究[J]. 教育 (文摘版), 2016 (01): 00040-0004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