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家庭医生实施关键期停滞原因及其意义的探究

发表时间:2018/5/3   来源:《中国医学人文》2018年第2期   作者:欧阳智健 王杰 谢璟 刘玲 杨少辉(通讯作者
[导读] 家庭医生这一模式还在不成熟阶段,特别是家庭医生数量不足和宣传力度不够,服务支持性政策不到位,而未达到期望的目标。

(长沙医学院第一临床学院 湖南长沙 430219)
基金号:长医教[2017]18号-148     
摘要  目的 了解地区家庭医生普及度和差异,以及家庭医生停滞的原因,为医疗机构和政府提供相关参考。方法 分别对1000名农村与城市群众进行了调查,并对长沙市医学高校各年级1000名大学生进行调查。结果 调查样本中,城乡地区对家庭医生的了解程度、宣传度和开展情况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值均<0.05)。有83.01%的医学生在一定程度上了解家庭医生,愿意从事相关职业的人数为16.89%。结论 家庭医生这一模式还在不成熟阶段,特别是家庭医生数量不足和宣传力度不够,服务支持性政策不到位,而未达到期望的目标。                                                                     
关键词:家庭医生制度;医学生;农村;城市

        家庭医生是指接受过家庭医学(又称全科医学)专业培训的医生,为个人、家庭和社区提供持续性、一体化的基本医疗服务和卫生保健服务的全方位负责式医生。我国经过正规培训的家庭医生只有几千人,这些数字反映出我国家庭医生的严重不足[1]。2016年,国务院医改办、国家卫生计生委等联合出台《关于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意见》,明确了以后家庭医生的发展方向,其签约发展到国家战略层面[2-3]。各国普遍建立了家庭医生与居民签约的机制.如英国每名家庭医生签约居民数为2500人,美国为2300人.保加利亚为1500人[4-5]。为了探究关于家庭医生实施关键期停滞原因及相关意义,我们分别对1000名农村与城市群众进行了调查,了解地区家庭医生普及度和差异,以及家庭医生停滞的原因;并且对长沙市医学高校各年级1000名大学生进行调查,让大学生看到此职业的良好前景,投身于家庭医生制度的发展;因此综上开展此次调查。

        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通过采用随机抽样的方法,对长沙市以及周边乡镇进行走访调查以及对长沙医学高校的医学生进行调查,分别采用的是纸质问卷调查和网上问卷星填写;纸质问卷共发放2000份,收回问卷1957份,有效回收率为97.85%;网上问卷共调查1000名学生,收回问卷983份,有效回收率为98.3%。纸质问卷调查其中乡镇人数973人,市区人数984人;网上问卷高校学生983人。
        1.2方法 2017年4月本课题组开始设计问卷,问卷分为两类,都是采用匿名填写;纸质问卷走访调查时进行发放,采用问卷调查,对于年轻人发放自行填写,然后回收,而对于老年人则采用口述的方式进行数据记录;调查的内容包括人口社会学特征(性别、年龄等)、所属地区、对于家庭医生是否了解、所在地区是否开展和宣传;另外的我们采用的是问卷星网上问卷,通过二维码扫描或者链接共享发放问卷;调查的内容主要是医学生对家庭医生的了解程度、所在学校是否宣传普及和以后是否愿意从事这行业等。
        1.3统计分析 纸质问卷数据采用Excel软件进行录入和整理,再通过SPSS18.0软件进行统计学分析,资料比较采用Х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而网上问卷问卷星自行对结果进行统计分析,通过各项构成比得出数据。

        结果
        医学生对于家庭医生的了解情况 从问卷星调查结果各项构成比中可以看出医学生对于家庭医生的了解程度中,完全了解有140人,略有了解有676人,不了解的有165人;所在学校有对家庭医生有宣传和普及中有864人,而没宣传的人数有119人;以后有意向从事全科医学方面的职业有166人,没有意向的有817人。
        2.2城乡地区家庭医生了解程度比较 在参与调查过程中,对象一共有1957人,乡镇有973人(49.72%),市区有984人(50.28%);在了解程度的调查中,乡镇和市区对于家庭医生的了解程度差异有统计学意义(Х2=16.945,P<0.05)。

 

        结论与建议
        在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进的初级阶段,社区面临最大的难题就是家庭医生人员紧缺,2015年我国全科医学仅占医生总数的6.6%,通过整合了社区资源,建立高效的团队,能够顺应新时期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方向[6],调动家庭医生的工作积极性[7],从而缓解全科医生紧缺带来的压力,加快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深入推进[8]。
        在调查样本中,83.01%的医学生在一定程度上都有了解家庭医生,但有兴趣从事相关职业的学生人数却只有16.89%。那些不愿意从事此行业的学生多数认为全科医学对专业知识与技能要求较高,且家庭医生发展尚位于起步阶段。相比于专科医生,后者发展更加成熟。对此,学生应该加强对全科医学以及相关技能的学习,为家庭医生这一新型医疗模式夯实基础。学校应该积极培养学生对全科医学的兴趣,为医疗机构培养相关人才提供帮助。加强家庭医生培训,提高家庭医生的服务能力显得尤为紧迫[9-11]。
        以长沙市为样本,其调查结果显示市区的各项发展情况都相对较低,与居民的预期存在差距。而从城乡地区的对比来看,乡镇对于家庭医生的了解程度、宣传度以及开展情况更低。 初步统计的原因是家庭医生这一模式还在不成熟阶段,且服务支持性政策不到位,具体方案的实施与普及到乡镇地区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相关政府与机构需要大力宣传家庭医生,特别是乡镇地区。可建立志愿宣传点或者志愿服务队伍进行免费的服务与宣传,让群众体验家庭医生服务模式,满足居民的健康需求,提高对家庭医生的签约率。在加强宣传的同时做好规范引导,避免医疗资源的浪费[12]。

参考文献
[1]马金姝.我国社区首诊的研究现状[J].预防医学论坛,2010,12(2):151—154.
[2]马伟,许学国.合同法视角下完善家庭医生签约式服务的思考[J].中国全科医学,2015(16):1980—1983.
[3]何继明.家庭医生签约为何“雷声大雨点小”[J].中国社会保障,2016(8):74—75.
[4]Silcock J,et al,The Organization and development of primary care pharmacy in the United Kingdom,Health Policy[J].2004(67):207一214.
[5]韩洪迅.解读欧美全科医生[J].中国医药指南.2007(7):20一23.
[6]刘冬花,社区卫生管理”家庭医生式服务团队”模式探讨[J].中国卫生产业,2016(35):1-3.
[7]耿晴晴,杨金侠,盛吉莉.基于契约理论的家庭医生式服务支付机制设计[J].中国卫生事业管理,2015(1):12—14.
[8]马应忠,刘帅,张卿,等.基于高效团队模型的家庭医生助理队伍建设——以上海市闵行区华漕社区为例[J].中国初级卫生保健,2015(7):31-34.
[9]杨小亭,贺小林,梁鸿.上海市长宁区家庭贵任医生制度改革的政策难点与创新路径[J].社区卫生管理,2012,33(12):12-16.
[10]胡传来.紧抓全科医学学科建设推动全科医学人才战略[J].实用全科医学,2008,6(5):21-25.
[11]陈倩,顾杰,张渊.社区全科师资培训中的问题与对策探讨[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2,11(8):566-568.
[12]潘毅慧,朱晓健,曹海涛,等.上海市家庭病床服务现状SWOT分析及对策建议[J].中华全科医学,2015,13(7):1140-1142.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