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创PFNA与股骨近端锁定板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临床疗效观察

发表时间:2018/5/3   来源:《航空军医》2018年4期   作者:张风帅 石海斌 丁继良 宋 涛 王有华 耿永智
[导读] 观察微创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临床疗效,为临床治疗提供参考依据。

(张家界市中医医院骨伤二科  湖南张家界  427000)
摘要:目的 观察微创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临床疗效,为临床治疗提供参考依据。方法 本研究收集我科收治的诊断为股骨粗隆间骨折的患者60例,将其分为PFNA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两组的治疗效果及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结果 PFNA治疗组与对照组患者平均住院时间、骨折愈合时间及完全负重时间方面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PFNA治疗组的总优良率为83.33%,而对照组的总优良率为60.00%,两组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Z=-2.694,P=0.007);PFNA治疗组的总并发症发生率为6.67%,而对照组的为30.00%,两组之间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χ2=5.455,P=0.020)。结论 微创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时骨折愈合情况及疗效较对照组好,而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比对照组低,推荐在临床上应用。
关键词:防旋型股骨近端髓内钉;股骨粗隆间骨折;动力髋螺钉股

 
        骨粗隆间骨折是指股骨颈基底至小粗隆下缘之间的骨折,而老年人髋部骨折中有50%是股骨粗隆间骨折[1]。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生活质量得到改善,人口老年化以及交通意外事故的增加,都让老年人股骨粗隆间骨折的发病率升高[2]。股骨粗隆骨折的特点是患者一般为患有基础疾病的老年人,且骨质疏松明显,骨折呈现多样化。有研究表明[3],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发生多与年龄及骨质疏松密切相关,股骨粗隆间骨折严重影响患者的肢体运动功能和生活质量,因此,如何让患者能够早期下床活动并改善其关节功能,减少因长期卧床引起的并发症、降低死亡率具有重要临床意义和社会意义。PFNA(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防旋型股骨近端髓内钉)是一种新型股骨近端髓内钉系统,其可应用于各种类型的股骨转子间骨折。本研究收集我科收治的诊断为股骨粗隆间骨折的患者60例,将其分为PFNA治疗组与对照组,比较两组的治疗效果及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得出结论,为PFNA术在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治疗提供依据,现报告如下。
        1 材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本研究收集从2014年1月至2017年1月来我科就诊的临床诊断为股骨粗隆间骨折的老年患者60例。随机评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治疗组患者使用PFNA术进行治疗,对照组患者接受股骨近端锁定钛板进行治疗,治疗组患者年龄60~97岁,平均年龄为68.7±8.2岁,男11例,女19例,因跌倒引起骨折的患者有26例,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有4例,并发糖尿病患者10例、冠心病患者6例、高血压的患者14例;对照组患者年龄61-78岁,平均年龄为67.9±7.8岁,男17例,女13例,因跌倒引起骨折的患者有24例,因交通事故引起的有6例,并发糖尿病患者9例、冠心病患者7例、高血压的患者14例,两组患者的年龄、性别、骨折原因及并发症情况进行比较发现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者的基线资料均衡可比。纳入标准:① 患者均经髋关节正侧位X线片检查确诊为股骨粗隆间骨折;② 患者年龄≥60周岁;③ 患者自愿签订知情同意书,自愿参加本次研究。排除标准:① 股骨粗隆间骨折根据Evans分型I型患者;② 患者存在严重心、肺、肝、肾功能异常或肿瘤;③ 患者存在手术禁忌症;④ 患者存在严重精神疾病或认知障碍。
        1.2方法
        1.2.1 治疗方法  ① PFNA治疗组的手术方法 对该组手术患者;连硬外麻醉或全身麻醉并留置导尿管,麻醉完成后将其取仰卧位放置于牵引床上,患肢固定在牵引床,健肢取截石位外展固定,然后内旋10~15°,于X线机下进行透视复位,复位过程中尽量恢复患者内外侧皮质的支撑性。同时在股骨大粗隆的顶端作一约4cm外侧切口,以顶点处作为进针点,置入导针,确保其到达患者的髓腔内后在近端进行扩髓,扩髓成功后安装主钉于C形瞄准器上,将防旋型股骨近端髓内钉,插入髓腔内,然后拔出导针,再置入螺旋刀片的螺纹导针,确认位置后行固定,选择合适长度的螺旋刀片敲入,将其固定,钻孔于远端锁定螺钉,拆除瞄准器与手柄后拧入尾帽,确认固定牢靠后,冲洗切口并逐层缝合。② 对照组手术方法 采用股骨近端锁定钛板治疗,患者取仰卧位,于连硬外麻醉或全身麻醉,患侧臀部适当垫高,常规消毒铺无菌巾单,取股骨外侧大粗隆上2cm纵切口,根据骨折类型适当显露骨折断,在牵引下复位,根据骨折粉碎情况决定是否克氏针临时固定,复位满意后选择合适长度的接骨板,放置于大粗隆下方,注意维持股骨颈12-15度前倾角,上好近端锁定套筒,沿套筒放置三枚克氏针为导针,c臂透视正轴位片,位置满意后放置三枚空心钉固定近端,再放置远端螺钉,冲洗伤口放置引流管并逐层缝合。
        1.2.2 观察指标  以两组骨折愈合情况、治疗效果和术后并发症发生率作为评价指标。其中骨折愈合情况分别考察平均住院时间、骨折愈合时间及完全负重时间,治疗效果使用Parker髋关节评定指标进行评价,优:患者的骨折处愈合良好且行走正常;良:患者的骨折处愈合较好,且术后的患侧髋关节活动可达伤前状态并行走基本正常;尚可:患者的骨折处基本愈合,但术后的患侧髋关节活动受限且行走困难;差:患者的骨折处出现了畸形愈合或髋内翻,术后的患侧髋关节活动明显受限且行走困难。
        1.2.3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21.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处理,计量结果资料使用 ±s表示,进行t检验,等级计数资料进行秩和检验,非等级计数资料进行卡方检验,以P<0.05认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骨折愈合情况比较
        PFNA治疗组的平均住院时间、骨折愈合时间及完全负重时间均明显少于对照组患者,见表1。
 

        3讨论
        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多数与骨质疏松有关,是一种损害老年人身心健康的主要创伤性疾病,且由于股骨粗隆部的血液供应丰富,在发生骨折后因为缺血导致的骨折不愈合或者股骨头坏死的发生率较低,围绕股骨粗隆部的血管较多,手术预后愈合情况一般较好,不愈合及股骨头坏死的发生率较低[4]。然而由于骨折后患者卧床时间较长,影响其生活质量及各其脏器功能,降低免疫水平,从而使尿路感染、呼吸系统感染、血栓等骨折并发症的发病率增加。面对以上情况大多数骨科医生现倾向于给予坚强的内固定治疗粗隆间骨折,常用固定方式包括髓外固定和髓内固定,其中防旋型股骨近端髓内钉(PFNA)固定为常用的髓内固定方式,特别适合骨质疏松的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手术的治疗[5]。该技术具有如下优势:① 抗旋转及成角稳定性,从而减少髋内翻等畸形发生率;② 能够尽可能多的压缩周围骨质,具有更好的抓持力使其不易发生松动,尤其对老年骨质疏松性骨折的价值显著[6];③ 螺旋刀片和骨质贴合紧密,增强了稳定性,防止旋转和内翻畸形,显著提高抗切出能力,避免穿破股骨头。本次研究发现,治疗组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骨折愈合时间、完全负重时间和治疗效果均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说明微创防旋型股骨近端髓内钉(PFNA)固定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骨折的临床疗效显著,股骨近端抗旋髓内钉治疗方法术中要将螺旋刀片直接敲入,起到对骨折处的强效填压作用,效果良好[7]。不仅能够加强骨质填压的效果,还能在尾端使用自锁装置于敲进螺旋刀片后顺时针拧紧,可以使内固定效果更为牢靠,同时也说明对照组患者使用的动力髋螺钉可通过滑动拉力螺钉与侧方套管钢板将股骨头颈段和股骨干紧密固定为一体,可以起到滑动和加压的双重功效[8],内固定效果良好,但对于老年且具有骨质疏松症、复位效果不好、手术固定不稳定的患者,容易使髋螺钉固定失败[9];同时研究还发现,观察组患者术后并发症发生率明显低于对照组(P<0.05),说明股骨近端抗旋髓内钉治疗可以明显减少对患者股骨供血功能的破坏,且该种手术方式使用的材料主要为钛、铝、镍的合金,具有较好的组织相容性,对机体的刺激较小[10],患者术后并发症较少,安全性优良。
        综上所述  股骨近端抗旋髓内钉(PFNA)治疗可以减少患者的平均住院时间、骨折愈合时间及完全负重时间,提高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总优良率,降低术后并发症发生率,推荐在临床上使用该种方法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
参考文献
[1]林院,徐杰与周仕国,PFNA微创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62例[J]. 福建医药杂志,2010. 6(02):6-7.
[2]Zhen,P.,Traumatic posterior hip dislocation with an ipsilateral comminuted femoral intertrochanteric fracture:a case report[J]. Orthop Surg,2013. 5(3):219-221.
[3]Kayali,C.,Altay,T,Kement,Z,et al.,A rare complication after intertrochanteric fracture treated with proximal femoral nail:femoral neck insufficiency fracture[J]. Eur J Orthop Surg Traumatol,2013. 23(2):241-245.
[4]许京伟,微创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的临床疗效观察[J],山东中医药大学. 2012. 7(12):44.
[5]Goffin,J.M.,Pankaj,P.,Simpson,A H.,et al.,Does bone compaction around the helical blade of a 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PFNA)decrease the risk of cut-out?:A subject-specific computational study[J]. Bone Joint Res,2013. 2(5):79-83.
[6]林院,徐杰与周仕国,PFNA微创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62例[J]. 福建医药杂志,2010(02):6-7.
[7]Zhou,F.,Zhang,Z S.,Yang,H.,et al.,Less invasive stabilization system(LISS)versus 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PFNA)in treating proximal femoral fractures: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study[J]. J Orthop Trauma,2012. 26(3):155-62.
[8]王万秀,杨延涛,陈建民等,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疗效观察[J]. 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3(19):2139-2140+2142.
[9]Sahin,E.K.,Imerci,A.,Kinik,H.,et al.,Comparison of proximal femoral nail antirotation(PFNA)with AO dynamic condylar  screws(DCS)for the treatment for unstable peritrochanteric femoral fractures[J]. Eur J Orthop Surg Traumatol,2014. 24(3):347-352.
[10]乐军,彭亮,吕建华等,PFNA治疗老年股骨粗隆间骨折疗效及并发症[J]. 浙江中医药大学学报,2011. 13(01):58-59+15.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