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治疗肝肾综合征研究进展

发表时间:2018/5/7   来源:《航空军医》2018年4期   作者:宋廷雪 郭晓钟
[导读] 肝肾综合征(HRS)是终末期肝病危重的并发症,中医属于“鼓胀”,以腹部胀满,皮色苍黄,小便短少为主要表现,死亡率高。

(1辽宁中医药大学研究生院  沈阳  110032;2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总院消化内科  沈阳  110840)
摘要:肝肾综合征(HRS)是终末期肝病危重的并发症,中医属于“鼓胀”,以腹部胀满,皮色苍黄,小便短少为主要表现,死亡率高。文本旨在综述中西医治疗HRS的研究进展。
关键词:肝肾综合征、中药

 
        肝肾综合征(HRS)是一种功能性肾损伤,HRS的发生与肝脏大小、血浆肾素活性和血清钠浓度有关1,中位生存时间约1.7周。目前HRS西医治疗方案包括:血管活性药物、经颈静脉肝内门体分流术(TIPS)、肾脏替代和肝移植。
        肝移植是HRS的最佳治疗方案,且与尸体肝移相比,活体肝移植生存率更高。因供体和费用问题使其临床应用受到限制。血管活性药物(如特利加压素)联合白蛋白现已被推荐用于HRS的治疗。在某些尚未批准应用特利加压素的地区,米多君和奥曲肽联合白蛋白亦可治疗HRS,但在改善肾脏功能上不如特利加压素2。去甲肾上腺素可作为特利加压素的替代药物,且不良反应更少(P=O.O17)3。TIPS可改善患者肾功能,可作为肝移植前的过渡治疗,亦推荐用于肝硬化腹水的治疗(无论是否合并HRS)4。透析为常用的肾脏替代治疗,可延长患者生存时间,但并不能改善患者生存。
        在我国早有防己茯苓汤、苓桂术甘汤、五苓散等诸多名方治疗鼓胀的记载。病理因素以气滞、血瘀、水停为主。治疗当权衡虚实,或扶正,或祛邪,或攻补兼施。
        静脉注射是中药常用方式,如川芎嗪和丹红注射液等已用来治疗HRS。邹德国5等在常规治疗的基础上联合酚妥拉明针和川芎嗪注射液,也得出了降低死亡率的结论,且尿素氮和血肌酐改善显著(P<0.01)。罗彬6等研究表明,与对照组相比,联合丹红注射液,肌酐清除率、肾小球滤过率升高(P<0.05),肝、肾功显著改善。
        中药灌肠可改善肠道环境,减少肠源性毒素的产生与吸收。陈维华等研究表明7,在西医治疗的基础上联合泻心汤灌肠能降低尿素氮、血肌酐和血氨水平,改善肝功能,且无不良反应事件。闫彩文等研究表明8,与支持对症治疗相比,前列地尔联合中药灌肠显著改善患者尿素氮、血肌酐和尿量水平,虽然有不良反应,但并未影响研究的进行。
        中药穴位贴敷和针灸是中医特色疗法,朱长权等9应用中药穴位外敷联合奥曲肽治疗HRS,与单独应用奥曲肽相比,总有效率更高(85.2% vs 60.7%),且尿量和肝肾功能改善。


李双全10应用中药联合针灸治疗HRS,除HRS-1患者外,其余患者肝、肾功能皆显著改善,1年和2年生存率分别为71.9%和37.5%。
        总结:
        目前,西医为HRS主要治疗方案,联合中药可提高疗效,改善患者肝、肾功能及临床表现,增加生存率。但现有研究并未针对某一固定中成药或中药进行研究,无法总结某一中成药或某一味中药的确切疗效,未来仍需进一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Gines A,Escorsell A,Gines P,et al. Incidence,predictive factors,and prognosis of the hepatorenal syndrome in cirrhosis with ascites. Gastroenterology 1993;105:229-36.
[2]Cavallin M,Kamath PS,Merli M,et al. Terlipressin plus albumin versus midodrine and octreotide plus albumin in the treatment of hepatorenal syndrome:A randomized trial. Hepatology 2015;62:567-74.
[3]Nassar Junior AP,Farias AQ,LA DA,et al. Terlipressin versus norepinephrine in the treatment of hepatorenal syndrome: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PLoS One 2014;9:e107466.
[4]Gerbes AL. Experimental methods in hepatology. Guidelines of the German Work Group for Study of the Liver. Therapy of ascites in liver diseases. German Work Group for Study of the Liver. Z Gastroenterol 1997;35:295-300.
[5]邹德国,李湖潮,陈庆仁. 酚妥拉明_川芎嗪_大黄治疗肝硬化并发肝肾综合征的研究. 实用全科医学 2004;2:499-500.
[6]罗彬,蒲静. 中西医结合治疗肝硬化合并肝肾综合征的临床效果评价. 中医中药 2016:122-123.
[7]陈维华,李文勇,邓代富. 特利加压素联合中药泻心汤保留灌肠治疗肝硬化肝肾综合征的疗效观察. 临床肝胆病杂志 2008;24:351-353.
[8]闫彩文,郭霞,王韶峰,et al. 前列地尔联合中药保留灌肠治疗肝肾综合征的疗效观察.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09;10:733.
[9]朱长权,陈二军. 中药穴位外敷联合奥曲肽静滴治疗肝肾综合征27例临床研究. 江苏中医药 2012;44:66.
[10]李双全. 中药配合针灸治疗肝肾综合征36例. 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 2006;7:358-359.
第一作者简介:宋廷雪(1991-),女,硕士研究生在读,主要从事消化系统疾病诊治究。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