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声对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应用研究

发表时间:2018/5/7   来源:《航空军医》2018年4期   作者:刘红雨
[导读] 分析探讨超声在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预防和治疗过程中的价值。

(南华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超声科)
摘要:目的 分析探讨超声在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预防和治疗过程中的价值。方法 对医院2015年11月-2016年11月收治的198例创伤骨科患者患者的诊治资料进行分析,对患者进行超声检查,分析超声检查结果,并对下肢深静脉血栓患者进行 1~6 个月随访,观察患者血管再通情况。探讨超声在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治疗中的价值。结果 198 例患者超声诊断为下肢深静脉血栓35例,5 例为手术前1~7天检出,30 例患者于手术后 1~14天检出。198例超声诊断中特异性、敏感性、阴性预测率以及阳性预测率均为100.00%,准确性达 100.00%。35 例患者超声复查结果中,有21例血管完全再通;11例部分再通;3 例血栓无明显变化。结论 超声检查对于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应用中具有较好的临床价值,超声诊断为临床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预防和治疗方案的选择具有重要指导的意义。
关键词:超声;创伤骨科;下肢深静脉血栓

 
        下肢深静脉血栓(Deep vein thrombosis,DVT)是临床上创伤骨科的常见并发症,严重影响患者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1]。下肢深静脉血栓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临床工作过程中的重中之重,因此迫切需要一种适合下肢深静脉血栓的诊断方法。超声检查作为一种无创的影像学检查方法具有简便、结构显示清晰等优势已在临床普及。超声检查可以弥补临床查体的不足和血管照影的二次创伤,为下肢深静脉血栓治疗方案的抉择提供有效的指导[2]。本研究收集分析了我院2015年11月-2016年11月收治的198例创伤骨科患者,以分析探讨超声在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预防和治疗过程中的价值,现报道如下。
        1 临床资料与方法
        1.1临床资料
        选取我院2015年11月-2016年11月收治创伤骨科患者患者198例,均行下肢深静脉超声检查,患者年龄14至67岁,平均(38.5±8.7)岁;男101例,女97例。
        患者排除标准:(1)年龄<14 岁;(2)患者有静脉血栓病史,凝血功能障碍;(3)患者有脑血管病史或其他外周血管疾病病史;(4)患者患有免疫系统疾病;(5)排除调查期间失访的患者
        本研究方案经我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所有患者均签署知情同意书。
        1.2方法
        1.2.1超声检查:探头频率为 5~10 MHz、2~5 MHz变频。在对患者进行超声检查前需要告知患者相关情况,做好对患者的知情工作,首先嘱患者取仰卧位,按顺序检查其股静脉、股深静脉、股浅静脉及胫前静脉,而后嘱患者俯卧位,按顺序检查其腘静脉及小腿肌间静脉,最后嘱患者取侧卧位,按顺序检查其腓静脉和胫后静脉。检查时重点关注静脉管腔的内径、走向以及内部回声。仔细定位血栓形成的位置,判断其栓塞情况,使用CDFI观察血流分布,通过PW 来了解其血流频谱特征等。注意纵横切面相结合、间歇按压,可以根据临床实际情况适当采取 Valsalva 试验及远端肢体挤压试验以明确诊断[3]。所有检查均由一组(包括一名经验丰富的医生)医师配合完成,要求根据超声结果给出明确的诊断。
        1.2.2诊断标准 下肢DVT的超声诊断标准:(1)探头加压不能被压瘪或不能完全压闭管腔;(2)管径变大,见实性回声,其内无血流信号、管腔内血流信号充盈缺损;(3)Valsalva试验消失或减弱;(4)挤压远端肢体显示血流不能完全充盈管腔为血栓形成。
        1.2.3血栓随访结果:(1)血栓无明显变化;(2)新发或再发血栓;(3)治疗后管径变细,管腔部分再通;(4)治疗后血栓消失,管腔完全再通。
        1.2.4静脉血栓防治方法:对患者行常规下肢静脉血栓预防治疗,如若患者发生血栓及相应并发症时,则因立即进行相应的对症治疗,并根据实际情况采用用超声检查对病情变化和治疗效果进行阶段性的评估[4]。
        1.3统计学处理 使用Excel 2007录入和整理数据,计算超声检测的准确性、特异性、敏感性、阴性预测率以及阳性预测率。
        2 结果
        2.1 创伤骨科患者超声检查结果:198例创伤骨科患者中超声检查出下肢深静脉血栓 35例,检出率(17.68%),左下肢血栓 20例(57.14%),右下肢血栓 14 例(40.00%),双下肢血栓 1(2.86%)。下肢DVT分布情况,详见表1。
 

        3.讨 论
        创伤骨科患者因创伤、应激、血液多处于高凝状态,且患者由于运动系统的损伤恢复,经常需要长时间卧床休息,而且患者常常由于疼痛感不愿活动或减少活动,从而导致血液的流动减缓、血液淤滞,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下导致下肢深静脉血栓(Deep vein thrombosis,DVT)成为创伤骨科患者的常见并发症。下肢深静脉血栓形成是一种急重症的血管疾病,不仅会对患者的运动系统带来不良影响,一旦血栓脱落甚至会导致肺栓塞、脑梗死等严重并发症,危及患者生命[5]。因此对下肢深静脉血栓早期诊断、早期治疗,是临床工作过程中的重中之重。下肢深静脉血栓的临床表现主要是压痛、肿胀等,与创伤骨科患者由于创伤、手术损伤等引起的相关症状很难区分,故临床检查较为困难,容易漏诊误诊,延误治疗[6]。
        本次研究共收集分析了我院198例接受下肢静脉超声检查的患者,诊断为下肢深静脉血栓35例,5 例为手术前1~7天检出,30 例患者于手术后 1~14天检出。198例超声诊断中特异性、敏感性、阴性预测率以及阳性预测率均为100.00%,准确性达 100.00%。35 例患者超声复查结果中,有21例血管完全再通;11例部分再通;3 例血栓无明显变化。该结果显示,彩色多普勒超声检测能够早期诊断出创伤骨科患者发生下肢深静血栓,且超声检测能够动态监测患者抗凝治疗过程中的血管再通情况,为临床治疗提高科学有效的指导,进而提高患者血管再通率,减少患者痛苦,提高患者预后。
        综上所述,超声检查对于临床治疗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应用中具有较好的临床价值,超声检查为临床创伤骨科患者下肢深静脉血栓预防和治疗方案的选择具有重要指导的意义。
参考文献
[1]区锦燕,刘晓捷,周曙 . 上肢创伤骨折术前彩色多普勒超声筛查深静脉血栓的意义 [J]. 中国骨伤,2012,25(8):678-680.
[2]Murakamih,Hirosi Y,Sagoh M,et al.Why do chronic Subdural he matomas continue to grow slowly and not coagulate role of thrumbomodulin in the mechanism[J].J neuro Surg,2002,9(5):877-884.
[3]王颖 . 彩色多普勒超声在创伤骨科急性下肢深静脉血栓诊
断的应用价值 [J]. 临床医药文献电子杂志,2017,4(4):790-791.
[4]李龙 . 深静脉血栓的诊断治疗及防治的研究进展 [D]. 石家庄:河北医科大学,2015.
[5]邱蕴文 . 血浆 D- 二聚体检测对骨创伤术后并发深静脉血栓的监测作用 [J]. 国际检验医学杂志,2014,35(7):915-916.
[6]陆和利.下肢深静脉血栓的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体会[J].中华实用中西医杂志,2010,23(8):27-29.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