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安全防护过度伤害了谁

发表时间:2018/5/23   来源:《中小学教育》2018年第321期   作者:李顺莲
[导读] 这道禁伞令,只是近年来以安全的名义制订的各种奇葩规定的一个范例,已经属于安全防护过度的行为,看似提升了安全系数,实则因噎废食,给各方面带来了很多伤害。
北大附属实验学校 北京 100071
        初春时节,一场降雨不期而至。朋友圈中,一位附近学校的老师反映,她所在学校分管安全的副校长在会上特别强调,让各位班主任通知学生雨天不准撑伞到校,一律穿雨披,原因是担心伞尖戳着了同学的眼晴或脸。这道禁伞令,只是近年来以安全的名义制订的各种奇葩规定的一个范例,已经属于安全防护过度的行为,看似提升了安全系数,实则因噎废食,给各方面带来了很多伤害。
一、如履薄冰,学校已经伤不起
        女老师反映,也就是在这道禁伞令之前,学校已经有了几个关于安全防护方面的重要举措。校园本来面积很小,但是每天安排值日的干部和教师从三名增至五名。课间十分钟,在教学楼各个楼道、操场、植物园都专门安排了值日教师。这些教师戴着红袖头和胸牌在相关地段来回巡查,因为领导担心学生出现摔倒、磕碰的现象,需要有人进行实时监控。
        学校教学楼的各项配套设置本来很完善,但是有细心的家长发现了“安全隐患”,说是楼梯平台的地板砖有点光滑,可能引发学生上下楼时滑倒。于是学校花费两万多元请人把每层楼梯的平台砸碎,凿起,重新换上表面粗糙的地板砖。新换的地板砖,无论是尺寸还是颜色、质量,和整个建筑都极不协调。
        类似的情况不胜枚举,很多被称为有安全隐患的活动项目,如体育课上的中长跑、铁饼、标枪等,都被取消了;一些体育设施,如单杠、秋千、练习攀爬的铁架等,遭到拆除;以往一年一度的春游、秋游、社会实践活动,也不敢轻易举行;即使到了清明节,也仅是象征性地将少数学生代表用车拉去扫墓,大批教师跟随,防止出现意外。
        学校在安全问题上如此谨小慎微,原因是近些年来当学生在校园一旦出现安全事故以后,学校无一例外地成了被告方,除了赔钱、赔礼道歉,还影响到学校声誉,所以只得采取这种明哲保身的做法。如此过度的安全防护,不仅校长和老师们疲于应付、深受其害,也对学校的办学质量和办学目标产生了不小的伤害。
二、圈养看护,自主能力遭削弱
        通过种种过度的防护措施,学生确实在校园里变得安全多了,远离了所谓的“危险”活动。但长此以往,培养出来的学生体质却将越来越柔弱,自我保护意识和能力越来越差。
        安全教育从本质上讲就是生活教育,是学生必须在生活中感知的教育。学校在孩子成长过程中需要给予适度保护,却不能替孩子消除所有安全风险。过度的防护,实际就是以安全为名实行的“圈养”。

有些学校,下课不允许学生下楼开展文体活动,运动场也不允许学生随意奔跑跳跃,体育器材限制学生随意使用……这样的“保护”,反而导致学生的安全意识和自我保护能力低下、身体素质退化。
        然而学生总有一天会走出学校这个象牙塔的。社会不可能像校园那样单纯,而且是复杂严峻的。如果学生在校园里连拿着雨伞都要担心伤及自身和他人的话,那么在社会这个大课堂里可没有谁会为他们打造一个遮风避雨的安全港湾、筑一道安全的防火墙,他们也很难在短时期内适应复杂而充满变数和风险的社会环境。如果非要等到跨入社会再从头学习自我防范的意识和能力、应对生活中的各种风险,恐怕为时已晚。
三、炒作夸大,损伤媒体的公信力
        当前,我们关注到各类舆论媒体对于报道校园的安全事故总是乐此不疲、不遗余力。一旦某个学校出现了或大或小的校园安全事故,也不管属于意外伤害还是学校的责任事故,不少媒体包括电视、报纸、网络往往会刻意渲染、推波助澜,认为学生是弱势群体,站在学生和家长的一面,对学校横加指责。一些报道,有的甚至没有经过深入的调查采访,仅凭着家长的一个爆料电话、一篇短小的帖子,当事人的一面之辞,便对整个事件作出定性,对学校问责追究,把学生作为未成年人,将他们的责任无限缩小,把学校看护学生的责任无限放大。事实上,很多新闻媒体在对待这类事故中往往和家长有一种共识,那就是:我们把孩子交给你学校,出了任何事故,那就是你们的责任,必须由你们来承担,站在情感的角度主观分析判断,而很少站在法律的角度来对事件进行客观评价。如此,也导致了很多学校一旦出现了安全事故就饱受诟病,甚至名声受损。各地教育主管部门处理此类纠纷,也较少支持学校走法律的途径来化解,而是暗示或者督促学校抓紧揽下所有责任,用钱来安抚家长、平息事端。即使报警,公安机关也因为没有针对校园安全的专项法律,大多是出面劝说,平抑事态。
        面对这种情况,新闻媒体、大众舆论应该多给予公正的报道,而不仅仅是站在同情学生“弱势群体”、未成年人的立场,无端指责或批评学校,歪曲事实、恶意炒作、火上烧油。也许因此类的宣传报道,点击量变大了,阅读量增加了,关注的人气上去了,但是所受伤害的则可能是媒体的严肃性和公信力。毕竟,全国有60多万所中小学、2亿多中小学生,每所学校动辄几百甚至数千学生在有限的封闭空间里学习、生活、娱乐,加之儿童和少年天性活泼好动,防范得再好,也不可能保证万无一失、一劳永逸。由于学校存在安全隐患和管理不力造成的责任事故,当然需要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过失。但对于那些由于少数学生不听劝告,罔顾校规校纪,或其他不可预测的原因而引发的意外伤亡事故,新闻媒体是不是更应该冷静理性地站在公正的立场上,考虑学校的处境,并提醒家长和社会的理解,而非一味地指责埋怨呢?
        不要以安全的名义助推学校防卫过度,表面似乎是保护了学生、呵护了学生,但最终受到伤害的却是学生自己。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