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需要严谨,谨慎呵护学生脆弱的玻璃心

发表时间:2018/5/24   来源:《中小学教育》2018年第321期   作者:栾素贤
[导读] 教育,需全面,更须严谨。

山东省青岛李村小学 266100
        作为一名普通的小学音乐教师,有多次带着校艺术团(舞蹈团、合唱团、器乐团)的孩子们登台演出的经历。
        曾经有这样一次演出:
        “接下来上场的是二十二号参赛队,参赛曲目是《飞吧!奥运之帆》,这是一首创作曲目。”随着主持人声音的起落,我校的电声乐队做好充分的赛前准备(至少当时我是这么认为的),一切就绪,精神抖擞地站在了台上——俨然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这是区小学生艺术节器乐专场比赛的现场。    
        队员们牺牲了暑期很多的休息时间,顶着酷暑抓紧训练,大家付出所有的辛苦,就希望在今天的演出之后会有个良好的结果。我赛前就和孩子们进行了全面的沟通:不管演出成绩怎样,大家已经是胜利者,毕竟我们已代表实验小学一千八百余名同学站在舞台上了。
        指挥举起了指挥棒……
        就在这时,一个孩子举起手并且急切地叫着:“老师!”我全身的神经不由一紧,疾步从幕后走到她的身边,顿时头“嗡”地一下:我竟然没有想到检查孩子们手风琴的状况,风箱带断了?!我们这个乐队手风琴手有六位,断琴带的这个女孩担纲全曲的手风琴领奏,并且是唯一的一个。全曲有三个地方,其他乐器全停,只留下领奏手风琴的声音,如果没有这部分的领奏,乐曲将失去全部意义,乐队瘫痪。救场如救火,我几乎没有思考,迅速把她旁边的男孩——宋天的琴换给了她,并让宋天背着坏琴下了台。


那一刻,我分明是看到了宋天眼底的不舍与委屈。
        但是,演出要继续,比赛不会等我们,我们不能前功尽弃,我只能选择这样救急。
        我到台下忙着听效果、拍照。演出非常成功。演出结束后,我回到台上准备帮孩子们往下撤乐器时,突然感觉幕旁背着手风琴的小小身影,跟着感觉看过去,宋天正瞪着一双大眼睛在看忙碌的我。我的心一下子收紧了,这才想到了孩子的感受。宋天是个聪明的男孩,课堂上总是既认真又灵活,一脸的纯真,玲珑剔透的眼睛折射给老师的满是智慧,而现在却充满了委屈。我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便去安慰这个男孩:“宋天,今天虽然你没上台,但你的功劳是最大的……”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感到自己的话语是那么的苍白。宋天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深深地好似理解地点点头,忽闪着的大眼睛还是像先前那样看着我。他的眼神像一根根无形的小针刺痛着我的心,催着我的泪腺,我疾步走出剧场。初秋的风已有些凉意,站在剧场门口,一种愧疚之情蓦然涌上心头,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汹涌而出……
        事后,尽管我及时与宋天的妈妈沟通,望她体谅并多安慰孩子一些;尽管乐队的队员们懂事地说:老师,颁奖时应该让宋天去。但我仍无法释怀,眼前总闪现宋天背着手风琴的小小的失落的身影……
        长久以来,我一直希望孩子们与生俱来的表现欲在我的课堂上得到淋漓尽致的发挥和张扬,也一直希望孩子们能在和我的接触中感受到诙谐、平等、轻松和快乐。在教学中,我一向很注重孩子们的想法,尊重孩子们的感受,并一直在为之努力。
        每一个阶段艺术团的训练,由于和学生们如影随形,都会和孩子们产生难分难舍的情感,甚至是在老师严厉的批评之中,孩子们也会表现出那份浓浓的爱。尼采的一篇文章写到:我们之爱生命,并不是因为我们惯于生命,而是惯于爱。我是母亲,孩子是我的至爱;我是教师,学生是我的至爱。甚至在平日的音乐教学中,我也总想把我的爱传递给每个孩子。
        不曾想,一次“小小”的演出意外,却在不经意间碰触了孩子那颗透明而脆弱的玻璃心。虽然当时的情况别无选择,虽然孩子现在情绪稳定,也已毕业离开小学,但每次想到这件事,我的心都会不由得收紧,总也不能释怀。
        这件事一直深深地触动着我的心灵——教育,需全面,更须严谨。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