ε-聚赖氨酸湿化液氧疗对放射性皮炎的预防及治疗

发表时间:2018/6/8   来源:《中国蒙医药》2018年第3期   作者:王丽娟 张瑜 李璐 王俊
[导读] 放射治疗是癌症患者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近50%[1]的癌症患者需接受放射治疗

王丽娟  张瑜  李璐  王俊
兰大一院  730000


           放射治疗是癌症患者的主要治疗方法之一,近50%[1]的癌症患者需接受放射治疗,但是放射治疗可引起正常组织的损伤,最常见的副反应之一放射性皮炎。放射性皮炎是由放射线(主要是β和γ射线及X线)照射引起的皮肤黏膜炎症性损害,其损伤程度与射线剂量呈正相关。Gldber[10]研究发现,射线产生的自由基和活性氧可损伤基底层细胞,阻止基底层细胞不断分裂增殖及表层迁移、角化,从而引发放射性皮肤损伤。通常,机体潮湿及皮肤皱褶的部位较易出现皮肤反应。然而放射性皮炎犹如任何一种伤口,新生组织的高需求导致伤口局部低氧,而低氧是伤口延期愈合的主要因素[11],局部组织处于缺氧状态,将导致创面愈合延迟。研究表明[2],皮肤单次量受照射5Gy就可以形成红斑,20一40Gy可形成湿性反应,严重者出现经久不愈的溃疡。另外[3],放疗过程中总的皮肤损伤发生率为91.4%,病程长,愈合慢,传统换药需要25一30d才能使创面完全愈合,极大的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同时给患者带来极大的痛苦。
           目前,对于放射性皮肤损伤,临床上还没有统一的预防和治疗措施,常见治疗手段多为外用药物,如三已醇胺软膏(复合制剂)、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激素乳膏、维生素B12、中药等,溃疡面经久不愈者必要时进行手术植皮。近年来,有研究显示[4-8],局部给氧治疗可在伤口创面形成高氧环境,增加局部组织的氧供,有效地改善创面缺血缺氧状态,使坏死组织氧化分解,正常组织细胞氧合,从而促进伤口的愈合并减少疤痕的产生。局部给氧作为一种辅助治疗手段,在压疮、糖尿病足、新生儿红臀、创伤等[5-8]许多领域都有肯定的治疗效果。然而局部给氧治疗放射性皮炎的疗效亦己有肯定,邓娇燕[12]、甘彩芳[13]、梁艳梅[14]用氧疗结合金因肽联合生肌散、康复新、贝复剂治疗;吕传爱等[15]、潘武辉[16]、何林[17]用单纯局部氧疗治疗放射性湿性皮炎均取得显著的疗效。此外,这种治疗方法操作简单,成本低,无毒性,可在家庭、医院等地广泛的应用。
传统的氧气装置因为复杂的操作以及消毒程序的复杂化已经不能满足临床需求,并且氧疗环节的污染是多方位的系统性污染,包括湿化瓶污染、湿化液污染、供气系统污染、细菌逆行性污染,而氧气装置环节受污染的直接后果是引发医院感染;其中因湿化液、医疗装置等污染是引起并发症不可忽视的因素[9]。目前临床上氧疗仍广泛使用蒸馏水作为氧气湿化液,但由于注射用水本身不具备消毒、抑菌作用,在潮湿温暖环境中又极易使细菌生长繁殖,所以并不是一种理想的氧气湿化液。因此我科采用了新的吸氧器械扶舒清,扶舒清进气孔采用特有的纳米微晶滤棒,可以有效的过滤清除供气管路及流量计中进入的污染源,保证氧气源头的纯净性,能有效将氧气大气泡分割成微小气泡,氧气输出端口设有瓣膜式弹性硅胶逆止阀,氧疗时在供氧压力作用下自动开启,避免暂停吸氧时细菌逆行引起感染;采用氧气湿化、过滤、输出等一体式设计,操作简单。
扶舒清湿化液中含有ε聚赖氨酸,ε聚赖氨酸具有强烈的抑菌能力,对革兰阳性菌、革兰阴性菌、酵母菌、霉菌均有一定的抑菌效果,而且对其他抑菌剂不易抑制的革兰阴性的大肠杆菌、沙门氏菌抑菌效果非常好,对耐热性芽孢杆菌和一些病毒也有抑制作用[18],能有效杀灭落入湿化液中的细菌,有效保障湿化液连续使用过程中不受污染,而且ε聚赖氨酸是一种营养性抑菌剂,进入人体后可分解为人体必需的营养氨基酸——赖氨酸,因此具有极高的安全性[19]。闫洪泉等[20]比较使用蒸馏水湿化液与含E-PL湿化液前后细菌培养结果,E-PL湿化液菌落数低于蒸馏水,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E-PL氧气湿化液可有效降低湿化液的污染,减少医院内肺部感染的发生;扶舒清亦能降低院内肺部感染的发生,故证实所含成分的抑菌效果,必能降低创面的二次感染几率,并加速创面的愈合时间。
目前在治疗放射性皮炎研究中,只提到氧疗的疗效、时间、流量、距离,并没有研究表明常规氧疗与扶舒清氧疗对皮肤有无二次感染机率及创面愈合的时间研究。基于这一点,启发了我对这个课题的探讨和研究。希望通过这个课题能研究出扶舒清氧疗避免创面二次感染发生率,从而提高创面愈合的时间。



           参考文献:
           [1]BaskarR,Lee KA,Yeo R,etai.Cancer and Radition Thera-py,Cueernt Advances and Future Directions[J].Int JMedsci,2012,9(3):193-199.
           [2]李素艳,高黎,殷蔚伯,等.金因肤对急性放射性勃膜炎及皮炎的作用[J].中华放射肿瘤杂志,2002,5(1):30一32.
           [3]姚蕴伍.护理管理与临床护理技术规范[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4:174.
           [4]Sheikh AY,Gibson JJ,Rollins MD,etal.Effect of hyperoxia on 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 levels in a wound model [J].Arch Surg,2000,135(11):1293-1297
           [5]OnouyeT,MenakerG,ChristianM,etal.OeelusivedressingVersusoxygenmisttherapyfollowingCOZlaserresurfaeing[J〕.DermatolSurg,2000,26(6):572一576.
           [6]吴文雅,故明君,张美英.局部给氧治疗糖尿病下肢溃疡仁J].中华护理杂志,1994,29(7):440一441.
           [7]易惠娟,王杏茹.红花酒精氧气冲击法治疗难愈创面[J〕.南方护理学报,2002,9(1):40.
           [8]简爱华,骆国泉,沈碧强,等.氧疗加混合液治疗压疮的疗效观察[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6,22(6):38一39.
           [9]唐晶. 扶舒清应用于临床雾化吸入患者的护理[J]. 护理实践与研究,2011,8(3):60-61
           [10]GoldbergMT,MeGynnB.OnCology-relatedSkindamagePPBryantBA,eds.Aeuteandehroniewounds:Nursingmanagement[M].Znded.2000:367一386.
           [11]SenCK.Woundhealingesse"七ials:lettherebeoxygen[J].WoundRepairRegen,2009,17(1):1-18.
           [12]邓娇燕。金因肽联合生肌散治疗放射性皮炎的观察与护理[J]。当代护士,2012:83。
           [13]甘彩芳,卢松青。康复新联合局部氧疗治疗三级急性放射性皮炎的护理体会[J]。临床护理杂志,2012,11(5):32-34.
           [14]梁艳梅. 贝复济联合氧疗治疗放疗湿性皮炎的护理观察[J]. 当代医学,2010,16(27):118.
           [15]吕传爱,吕 晶,王春荣等. 局部氧疗治疗II/III度急性放射性皮炎的应用研究[J]. 中国辐射卫生,2007,16(2):231-232.
           [16]潘武辉.局部氧疗在治疗放射性湿性皮炎74例疗效观察[J]. 医学检验,2010,8(02-03):68-69
           [17]何林. 局部氧疗治疗放射性湿性皮炎92例疗效观察[J]. 广西医学 2010,32(8):940-942.
           [18]施庆珊,陈仪本,欧阳友生.聚赖氨酸的抑菌特性及应用前景.食品与发酵工业,2005,6(31)
           [19]张冬荣,王正刚,毛忠贵.聚赖氨酸的研究进展[J].氨基酸和生物资源,2005,27(2):.
           [20]闫洪泉,陈立琴,仲崇涛等. E-聚赖氨酸氧气湿化液的临床应用[J]. 护理研究,2010,24(3):702-703.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