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场里的娘

发表时间:2018/6/19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苏雪飞
[导读]

娘!你现在睡了吗?

远在他乡的儿很是愧疚,

又是一年最忙碌的麦场。

我已想象到头发上还有麦余,

就筋疲力尽上炕熟睡的你。

院里的麦香你来不及嗅触,

只能饿着肚子去梦里咀嚼一口馒头香。

黄登登的小麦不是金子,

却让你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去装,

用你朴素的语言表达,

装进去的是口粮,是日子。

用我虚华的诗情描述,

装进去的是希望,是担当。

当下的农民靠地不如打工,只够活,

拿性价比来衡量我选择工厂,

拿从小到大经历的每一个麦场来衡量,

我会选择买上一张票,请假回家帮忙。


可最终还是选择用钱来衡量,

这也是你此刻的所愿所想,

你怕车费,怕扣钱,

怕“因小失大”丢了全勤奖。

其实我心里清楚是哪头儿大,哪儿头小。

回去虽能减轻劳动上的负担,

却无形之中增加了你心理压力,

只怪你拥有无私伟大的母爱。

你会百忙之中挤出时间,

烧一桌我爱吃的饭菜。

你会拖着疲惫的身体,

为我整理既要返回的行李,

而不是现在的熟睡。

对不起了,娘!

儿不回去,也是想不让你累上加累了,

因为你俩已经累了快一辈子了!

答应我,不管暴风雨如何冲走粮,

也不要玩命儿的抢场,

冲走的粮会再长,

累坏了娘……晚安吧。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   大雁之梦
•   釵头凤
•   念如初
•   日暮闲游
•   老人与城
•   农 民
•   春去
•   散曲九首
•   小姐姐
•   雪里梅香
•   谈情说爱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