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客栈》的叙述视角研究

发表时间:2018/6/22   来源:《知识-力量》2018年6月上   作者:雷思莹
[导读] 纵观当下的电视综艺生态,“慢”热潮的盛行已成为不争的事实。2017 年 10月,湖南卫视推出的经营体验类观察真人秀节目《亲爱的客栈》,节目通过真、善、美本身的魅力去拨动大众的心意之弦,给观众以充实而非肤浅的愉悦,

(成都体育学院,四川 成都 610041)
摘要:纵观当下的电视综艺生态,“慢”热潮的盛行已成为不争的事实。2017 年 10月,湖南卫视推出的经营体验类观察真人秀节目《亲爱的客栈》,节目通过真、善、美本身的魅力去拨动大众的心意之弦,给观众以充实而非肤浅的愉悦,从而广受好评。本文简要分析“慢”真人秀的发展,结合叙述学理论,分析《亲爱的客栈》叙述视角,以期梳理出节目成功背后的规律性因素。
关键词:慢综艺;叙述视角;全知视角;有限视角

 
        一、“慢”综艺真人秀兴起
       细细数来,中国电视综艺已历经20年之久。回顾过往,中国的电视综艺史上不乏佳作精品。但是,随着“快消费品”时代的到来,大众呈现出追求感官至上的轻松感。因此,为符合大众审美,电视综艺加快节奏,打造着仅仅流于表面的娱乐节目。这导致本该令人鄙夷的病态综艺生态却一直循环着——大众审美得不到质的升华,媒体一直加速做着毫无意义的低质量节目。而“事实证明,这种浅层次的综艺生态由依托固定的泛娱乐模式,没有挖掘综艺本身的深层次内涵。因此,它显然不能持久,更加无法深入人心,温润心灵。加之观众的文化素养和审美素养的与时俱进,对于他们来说,需要的是一种悦心悦意,甚至是悦神悦志的升华与慰藉。所以,电视综艺的‘慢’转型,是顺应时代潮流和观众诉求的必然性趋势。”摄影,湖南卫视深受启发,接连推出“慢”综艺——在2017年1月制作播出生活服务纪实节目《向往的生活》,在同年7月22日,推出青春合伙人经营体验《中餐厅》。两档节目大获好评后,湖南卫视又趁热打铁,在2017年第四季度推出《亲爱的客栈》。
       二、叙述视角分析
       多年来,叙述视角的划分在叙述界争论不休。热奈特在《叙事话语》中从“视点”出发的,提出了零聚焦、内聚焦和外聚焦三大聚焦模式,托多罗夫将之称为全知视角、内视角和外视角。“零聚焦”也称无聚焦或全知性视角,即无固定观察角度的、无所不知的全知性叙述。托多罗夫用“叙述者>人物”来表示,即叙述者知道的比任何一个人物都多,如同站在上帝的视角观察事物。“内聚焦”也称限制性视角或内视角,叙述者只说出某个特定人物所感知的事情,即叙述者与人物了解的一样多,用“叙述者=人物”表示。有限视角以特定人物来感知、呈现事物,可以是一个人,也可是多个,还可以是不同人物对同一事件的感知,所以可进一步分为固定式内聚焦、变换式内聚焦及多重式内聚焦三种“外聚焦”也称纯客观视角或外视角,“叙述者<人物”,叙述者知道的要比人物少,仅从外部客观的观察、记录人物的言行,不可走进人物的内心。选择了某类聚焦,就等于选择了叙述者的权限,叙事学通常把零聚焦称为“全知视角”,把内聚焦和外聚焦统称为“有限视角”。“电视区别于文学叙述的特点表现为电视常采用复合视角而非单一视角,使叙述超越单一视角所限定的信息,将三种视角任意的融合和转化,从而提升电视叙述的能力。”《亲爱的客栈》最叙述最主要特点即是灵活处理变换全知视角、内视角、外视角的不同叙述视角。在整个叙述中,多重视角的综合运用丰富了故事的样貌。
       1.整体全知全能的上帝视角。
       在《亲爱的客栈》中,节目组作为“叙述者”,表现出无所不知的全知性叙述。作为一档电视节目,节目组必须运用剪辑、配乐、字幕、镜头等各种叙述手段,将其意图通过故事传递给观众。首先,节目组必定是栏目的统筹策划者。他们在讲述故事的时候,不参与故事的发展,只是如同上帝一般,知道的比任何人都多,能看到或了解到任何事件,视点可以随着情节的需要任意变动,聚焦者也可以随意窥探人物的心理,洞悉故事的一切。


这样的视角在节目中的体现是非常多的,尤其是上帝视角下的美景,对观众产生了深深的吸引力。比如,在第一期节目里航拍下,湖光山色,宛若仙境,对亲爱的客栈所处的地理位置和环境进行了交代。当然,每一期节目里,我们都能看见上帝视角下,泸沽湖地区不一样的美,或是烟波浩渺,或是波光粼粼,或是星汉灿烂。除了展示景色之美,全知视角更能进行叙事补充,令故事完整,满足观众的好奇心。例如,第二期阚清子在自己房间的柜子里发现了两个鸡蛋。而后故事用倒叙的手法将室内固定摄影机拍下的画面补充出来——稍早时分,一只母鸡悄悄潜入了清子的房间,四处寻找,选定鸡窝,产蛋后逃走。都是上帝视角的表现。
       2.直观的内视角叙述。
       真人秀节目依靠剪辑技术完成叙述最重要的两个元素,一个是配套字幕,另一个是声音音响。节目中的字幕、声响作为后期剪辑重要的叙事手段,服务于整个节目的框架建构与叙事策略。《亲爱的客栈》节目中的字幕多次以主人公的视角进行叙述,通过这样的叙述模式可以看出,整个节目是以主人公的行动和内心感受为中心的。内聚焦的视角缺乏客观性,矛盾冲突处的视角选择成为了节目烘托戏剧性和潜移默化的导向。例如在节目第三期,阚清子叫纪凌尘去打扫卫生了,而纪凌尘趴在桌上睡觉。画面中,纪凌尘身上出现“我只想再睡一会儿”。这为故事后面两人闹小情绪埋下伏笔。从声音音响看,主人公视角下的语言直击内心,独白的语言表达方式是引起感情共鸣的最好方式。当然,有时候也能制造意外的戏剧效果。例如,第十二期节目,五位成员分别念出自己或他人在节目录制过程中写的信。纪凌尘的信搞笑,刘涛与王珂的信深情,在这有笑有泪的互动中,观众一下被其中的友情、爱情打动,潸然泪下。
       3.客观的外视角叙述。
       对《亲爱的客栈》来说,纯客观的外视角叙述是通过摄像机的旁观者身份视角真实、客观的记录下人物的行为、事情的表象,不涉及人物的内心活动。《亲爱的客栈》具有很大的开放性,没有预先备好的剧本和台词,也没有设定好的过程和结果,因此观众不知道会意外发生什么故事。只有凭借多部摄影机的客观视点来了解事情的发展、掌握故事脉络,具有较强的客观性。摄影师跟拍阚清子、纪凌尘、易烊千玺去菜市场买菜。阚清子跟店老板花式砍价,惊呆众人。让观众们看到褪去“明星光环”的明星们,在生活中作为普通人的一面。另外,在第六期节目中,阚清子和纪凌尘在卧室门口闹小情绪,刘涛、王珂、陈翔悄悄跑进紧挨着阚清子和纪凌尘卧室的厨房,偷看他们“吵架”。在被纪凌尘发现后,偷看者与被偷看者双方傻笑。当时摄影机画面从偷看者的角度给到前方镜头,呈现以旁观者角度(刘涛、王珂、陈翔)偷看“吵架”的外视角画面,展现了有趣的故事场面。
       三、结论
       从叙述视角角度来看,《亲爱的客栈》的成功之处主要体现在大量纪实细节基础上的叙述视角复合式的灵活运用上,将内视角与字幕、声响结合在一起,辅以真实的外视角,推动了节目整体上全知视角的叙述发展。从而形成风趣幽默的节目风格,展现出一种“恬淡为上”的意境,引发观众的情感共鸣,引起大众对生活、情感的思考。笔者相信,《亲爱的客栈》能够在同质化的真人秀中拔得头筹,除了叙述创作、剪辑制作上的成功之外,还要归功于明星效应、节目宣传等诸多因素。但一档节目要想走得长远,应坚持“内容为王”,合理运用叙述技巧,更应该融入富有本土化特色文化,进行创新创造,而不只是引进改造。
参考文献
[1]李姝臻.快时代下“慢综艺”的成功要素及未来发展建议——以湖南卫视《亲爱的客栈》为例[J].《视听》,2018(1)
[2]郑慧琳.慢下来去生活慢综艺兴起的价值探讨[J].《广告人》,2017(10)
[3]秦杰.户外真人秀节目《奔跑吧,兄弟》的故事化叙事研究[D].曲阜师范大学,2016.
[4]曾祥敏,王译珮.《爸爸去哪儿》的叙事视角与策略研究[J].今传媒,2014,2014(2):8-11.
[5]周恩佳.《奔跑吧兄弟》叙事学分析[D].西北大学,2015.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