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霍尔“编码解码”理论分析综艺节目《非凡搭档》

发表时间:2018/6/22   来源:《知识-力量》2018年6月上   作者:李宜赏
[导读] 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是探讨电视综艺节目中常常使用到的理论基础。本文从霍尔“编码解码”理论出发对制作方制作真人秀节目中运用的

(成都体育学院,四川 成都 610000)
摘要: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是探讨电视综艺节目中常常使用到的理论基础。本文从霍尔“编码解码”理论出发对制作方制作真人秀节目中运用的“编码”手段以及观众的多元“解码”方式进行分析和探讨,力求为往后的综艺节目制作留下可供参考的范本。
关键词:霍尔;编码解码;符号;非凡搭档;综艺节目
 
        一.编码
        从文化研究的观照出发,霍尔发展出了编码与解码的辩证关系。在电视符码的传播总过程中,专业人员从现实生活中采集画面、结合意义进行符号化操作的活动即是电视生产,也就是编码。编码直接是解码,专业人员的画面采集和加工工作是一种基于专业视角对周遭视觉符号习惯的解构和学习,编码的产品直接刺激解码的需要;解码直接是编码,受众解读文本的过程有很大一部分是对编码图式的推测,解读的结果则成为下一次编码工作的潜在教案,通过影响编码结构参与电视传播过程的再生产环节。
        1.制作方对整个节目形式的编码
        节目的创作模式是主打“搭档”概念,节目主要呈现的是每组搭档在充满挑战趣味的竞技项目中展现出来的睿智与默契,通常不断闯关,争取时间来获取分数,营造的是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节目形式《非凡搭档》是江苏卫视原创环球竞技真人秀节目,节目嘉宾将从北京出发,经6个国家和12个城市,寻找最适合自己的非凡搭档。
        制作方编码节目形式的几个目的:从广告中我们可以明显接收到制作方想要强调的几个东西,列如:“完全不同以往”“搭档”“环球竞技”这些东西就是制作方编码的目的,在于吸引观众的兴趣,引导大家自发选择观看。
        我们在搜索百度百科中,在节目简介就是这样的一段话:《非凡搭档》是一档以合作、成长、拼搏为主题的原创环球竞技真人秀节目,它的模式在国内是独一无二的。与纯韩式户外真人秀相比,《非凡搭档》更具备竞技感和真实性;与纯欧美式户外真人秀相比,它则增加娱乐和综艺感,也有更多的故事讲述人物的情感和变化简单明了将所有底牌打出来,就是清晰的编码出来观众最关注的一些东西
        2.制作方挑选真人秀明星对其设人物性格的编码
        在节目一开始,为了吸引观众的收看,制作方就开始针对嘉宾进行性格编码,而且试图营造和以前截然不同的形象。
        例:天王黎明,制作方从一开始的小片介绍就开始把其定义为逗比形象,待秋裤注意保暖,到处找厕所,一定要穿内裤跳水,不慌不忙很啰嗦的中年男人,都是节目组有心打造的结果,不出意外的是黎明不同的以往的表现也让观众在观看过程中,自发以不同方式解码并通过社交媒体传出去形成了传播效益,有效促进了收视率的稳步提升。
        二.解码
        在霍尔看来,主导的并不等于决定性的,“因为总是存在着不仅仅是一种‘绘制的’方式来处理、归类、安排和解码一个事件的可能”。霍尔以广播为例来说明“信息来源”和“接收者”之间符码的不对称:“广播员往往关注的是观众未能按他们(广播员)的意愿理解意义。他们真正想说的是电视观众没有在‘主导的’或‘所选的’符码范围内活动,他们期待‘完全清晰的传播’,然而,却不得不面对‘系统地被扭曲的传播’。”
        面对同样的文本,处于不同传受结构中的受众必然会有三种不同的信息解码方式。
        1.主导一霸权式
        指受众完全接受编者符码的内涵意义,在编者主导符码的范围内以“信息编码的参照符码”对信息进行解码。


受众解码的立场和电视节目制作者编码的立场具有完全一致性,受众认同电视节目所传达的主导意义,这可能是编码者愿意达到的最理想状态。
        这种模式也被通俗的称为“全盘接受”模式,在搜索非凡搭档的评论中,用该模式解码的观众占据了三分之一的评论。
        这种解码方式表明,《非凡搭档》对观众产生的认知、感知、意识形态或者行为结果是积极的。并且编码者在节目中潜藏的文化规则和立场与观众保持了高度的一致,使受众(即解码者)在当前利益、社会背景、文化惯例等方面产生了共鸣。因而,这些观众对《非凡搭档》所传达的奥运精神、拼搏向上的理念完全赞同,可以满足观众对奥运以及明星的好奇、窥秘以及求知的心理,也是一次非常了不起的原创尝试。这种态度是电视节目制作者最为满意的模式。
        2.协商式
        指受众的解码包含了“相容因素”和“对抗因素”的混合,两者因素处于一种矛盾的协商状态:受众一方面非常充分地领悟与了解节目主导的意识形态是什么样的,另一方面以自身所处的层次、按照自身制定的规则解读符码。受众认同主导意义的同时,以协商的立场解读符合自身社会地位的规则。
        在搜索非凡搭档的评论中,用该模式解码的观众占据了三分之一的评论。
        持协商立场的解码者一方面承认编码的权利话语,一方面又保留着对自身特定情况的特殊对待的例外运作。即这部分观众赞同编码者对整档节目的定位,这表明观众接受了编码者对节目理念、编排方式的组织,与编码者所期望达到的目的是一致的。但同时在涉及到个人喜好等问题上存在一些异议或者不满,例如对嘉宾的表现不满意,对节目某些方面的不满意,因自身偏爱某人而对剪辑引发的不满等等。这些都体现了解码者即观众的主观能动性,即他们并非如早期“子弹论”所描述的对电视节目所传达出来的信息完全接受、毫无质疑,而是拥有个人的认知和判断,期待编码者更加倾向自己的价值和喜好来编排节目。因此,对制作者来说,在保持节目整体理念的基础上,对一些细节的制作和编排做适当的改进,或许会减少此类观众解码时的抗拒态度。
        3.抗争式
        指受众解码生成的意义与编者传达的主导意义背道而驰,呈现一种截然相反的状态。受众以对抗的立场解读节目的主导意识形态,即使可能理解电视节目话语赋予的外延与内涵意义,但仍坚持以自己选择的符码重新进行解构在搜索非凡搭档的评论中,用该模式解码的观众占据了三分之一的评论。
        受众的抗争解码方式最为激进,它对电视节目试图生成的意义进行质疑、批判与抵制。受众对抗解码生成的意义,解构了节目制作组赋予的主意义。如上述那个网友因为节目中出现的意外导致其偶像受伤,一下使其解码变为对抗解码,这种无疑是制作方最不愿意看到的情况,视节目真正的好看与否决定用该种方式解码的观众有多少。
        以上三种受众的解码立场表明,受众不再是传播过程中被动的接受者,而是会主动“生产”意义的执行者。电视文化产品的流通与受众的消费环节,在电视传播中实际是生产过程的环节,并通过更多的意义解读再次融入到生产过程中去。
        三.结语
        编码者想要按照自己的意愿使观众对电影进行完全解码是不可能的,观众作为解码者会对电影做出个性化的解读。霍尔的编码解码理论运用至今已是传播学上重要的一个理论研究,在我们使用其的过程中是否有偏离其本身的含义,我们不得而知,但本文更多的引用和借鉴的是后人对于霍尔的研究,也是对其理论的一个继承与创新。因此,制片人在参考到本文的时候不妨知道作为一个节目的编码者最重要的是始终站在观众的角度进行合理编码,尽量减少意义在传播过程的阻碍,并且允许解码者做出符合自己知识结构、价值观等因素的意义。我一直认为不同的声音才是人民文明进步最好的阶梯。
参考文献
[1]高红波,斯图亚特.霍尔:编码解码理论[J].文化发展论坛,2006(8)
[2]陈力丹,林羽丰.继承与创新:研读斯图亚特·霍尔的代表作《编码/解码》[J].新闻与传播研究,2014(8).
[3]罗钢,刘象愚.文化研究读本[C].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