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与狗

发表时间:2018/7/20   来源:读者来稿   作者:白头翁
[导读] 苏羽的家临街,一楼是她家开的小面馆,家人都住在二楼。透过苏羽房间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见街面上发生的一切。起初苏羽有些抵触这个房间,因为晚上睡觉很是嘈杂,让她心烦...

苏羽的家临街,一楼是她家开的小面馆,家人都住在二楼。透过苏羽房间的窗户可以清晰的看见街面上发生的一切。起初苏羽有些抵触这个房间,因为晚上睡觉很是嘈杂,让她心烦。时间久了她却有些爱呆在这里了。一个人趴在窗户上看忙碌的人群、看坠落的夕阳、听雨打窗帘......都能让苏羽的心从繁重的学业中得到一些宁静。父母很是体恤她,让她专心学业不用帮衬生意,却总是使唤弟弟搬东西洗碗擦桌子。弟弟不止一次的质疑自己的身世,都被爸爸笑着踢了回去。

早上的小城还算安静,风带着薄荷一样的清凉拂过这座还在睡梦里的小城。阳光也很温柔,似乎有些害羞,红彤彤的还只露出半个脑袋。

突然一阵凄厉的狗叫把苏羽从梦中惊醒。透过窗户看到两个骑着摩托的人拿着蛇皮袋在和那只经常来面馆蹭吃的土狗在撕扯,土狗已经被打的满头是血,没了力气。苏羽大喊不要,两个壮汉充耳不闻,麻利的把狗装进蛇皮袋骑车就走。等苏羽跑到街面,两个偷狗贼早已不知去向。

土狗是乞丐的土狗,乞丐是没名字的乞丐。不知从何而来,不知何时而来,不知年龄也不会说话。他就这么在谁都没有注意的时候来了,满身邋遢。苏羽透过窗子不知多少次的观察过乞丐,他似乎从没伸手要过财物,只安静的翻捡垃圾桶,收集一些矿泉水瓶。身上总是挂着各色的瓶子,叮呤当啷,手里攥着一个黑色塑料袋,苏羽看见他把路边被人随手丢掉的各种传单塞到袋子里。乞丐很是慵懒,经常躺在墙角翘着二郎腿晒太阳,拿着一个不知从哪来的牙签在嘴里挑。苏羽很想下去问问他,吃了什么,还塞了牙。只是,都笑着忍住了。

有一天,苏羽发现乞丐的背后跟着一只像他一样邋遢的土狗,很是瘦弱,看起来还未长成。乞丐把自己已经摸黑了的馒头给它一半,两个邋遢坐在墙下吃的很是悠闲。自此以后乞丐不再形单影只,影子后面总是跟着一只不知毛色的土狗。


乞丐把袋子挂在了土狗的脖子上,让它跟在自己后面,两个邋遢走街串巷翻捡垃圾。

苏羽升高三了,弟弟也不抱怨家务繁重了。那条土狗也高大健壮了,只是依然邋遢。显然它成年了。乞丐似乎勤快了,不像以前那样在墙角一躺就是半天。苏羽发现他的黑袋子变大了,脚也有些跛。土狗晃晃悠悠的跟在他身后,时不时抬头看看四周,像巡游的达贵。苏羽想到如果有这样的达贵,吃吃的笑了起来。

第二次模拟考试结束了,苏羽小小的松口气。难得的趴在窗口俯瞰人流,没有看见那个勤快的乞丐。

第三次模考过去了,苏羽有些疲累。看着窗外,心里却有些莫名的压抑,总想找人大吵一架,大哭一场。

第四次模考苏羽考的不是很好,很多平时常做的题都答错了。苏羽很是委屈,趴在窗子上默默的流泪,一直到西边披上晚霞,到夜灯初上。苏羽突然想起乞丐,好像这么久了,都没有看见他。问了妈妈,才知道已经很久没见过他了。他就像来时一样让人不知何时不知为何不知去向的消失了。那只土狗却还在,白天出去觅食,晚上回到它和乞丐的家——那个墙角,睡觉。偶尔来面馆叫两声,有时弟弟会拿骨头狠狠的把它赶走。

苏羽站在街上看着土狗留下的血迹,似乎乞丐也在这里流过血。还是爸爸拿消炎药给他伤口做的处理。乞丐很是惶恐,连连弯腰。苏羽问过爸爸乞丐怎么受的伤,弟弟抢着回答说是被偷狗贼打的,最后是狗咬了偷狗贼他们才骑车跑掉。偷狗贼不止一次的想抓走土狗。只是土狗形影不离的跟着乞丐他们没有机会。

苏羽突然想起看过的一个叫重返狼群里的一句话:人比狼高等,狼比人高贵。不知道这句话适不适用在狗身上。

反正他们如愿了。

投稿 打印文章 转寄朋友 留言编辑 收藏文章
您可能感兴趣的其他文章
更多>>
  期刊推荐
1/1
转寄给朋友
朋友的昵称:
朋友的邮件地址: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
邮件主题:
推荐理由:

写信给编辑
标题:
内容:
您的昵称:
您的邮件地址: